薄酒清茶

千山万壑(十二)

Chapter12


我当然不……


黄少天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念头,端着碗的手也不知不觉放下来,他的目光追向喻文州的视线,却只能触及到心上人一瞬间冷淡的眼。


怎么又变成这样。黄少天在心里苦笑,两年前最后在一起的回忆,就是在日日消磨中,若有若无掺杂这种冷淡的味道,怎么时至今日,好不容易温存一会儿,就要再发展一次那般苦熬的淡漠。


他反反复复在心内提醒自己不可以任事态循环发展,忙又抬头去观察喻文州的脸色。喻文州仿佛看上去也有些后悔,狭长的眸子微垂着,发现黄少天看过来,若无其事一般伸手去夹盘子里的蒸鱼。...


千山万壑(八)

Chapter8


夜深了。


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将原本安静的卧室嗡出了一点嘈杂,杂乱的心跳声被机械声掩盖,黄少天垂了眉眼,呆愣愣坐着,任由身后的人给他吹着头发。


要论起头发来,黄少天的发质并不软,毛茸茸的,用手指去梳理的时候还有些轻微的扎手。喻文州拢着指间的黑色短发,默不作声将那些发丝掀起来,一层一层仔细吹干。


那一个吻带起的迷乱心绪,阳台上的风怎么也吹不散,盛夏的夜晚闷热,那潮热的微风就像那个潮热的吻,铺天盖地的情绪淹没过来,只是一瞬间,便将他素日里引以为豪的冷静打破。他的眼前不断掠过黄少天孤零零蹲在地...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R

(古风 paro)


山间的石子路上弥漫着层层叠叠的白雾,地面湿滑,细瞧还能发现旁边草木上凝结着的碎冰,大雪停停落落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月,此间天寒料峭,四下里静悄悄的。


但静悄悄只在寻常百姓的范畴,若是习武之人,必定能够发现,顺着石子路过去的冰湖那边,正剑气激荡。


少年剑客持着一柄蓝色的长剑,身子横在半空,瞬间闪避过五六个人袭来的杀招,他的身形影影绰绰,在冰湖上寒气的掩映下,一瞬闪现出好几个身影。剑影步在他的施展下速度极快,几个身影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没有人分得清哪个是真的他。围攻的人似是一路,都朝着其中一个身影追过去,少年真正的身影迅速回转,向着相反...

千山万壑(七)

Chapter7


深夜吃东西不易消化,但饿着会睡不着也更伤脾胃,所以黄少天挑挑拣拣,最后在外卖的店家里买了两份骨汤拉面。


店家并不算远,很快就送到了,面也就没有因为外送时间长而变得不好吃。在冷气充裕的家里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骨汤细腻的白雾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扑在脸上,眼见大碗的面汤上浮着干笋和两块大肉,还有半个微微流黄的鸡蛋,色泽鲜亮好看,不多不少的一份面也不怕消化不了。


黄少天正要去掰一次性的木筷,被喻文州拍拍手移开了。两份汤面被端进厨房,换了家里的大碗装好,又将夹出来的配菜依次放回碗里,这才重新被放在饭桌上。...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