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千山万壑(八)》

Chapter8

 

 

夜深了。

 

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将原本安静的卧室嗡出了一点嘈杂,杂乱的心跳声被机械声掩盖,黄少天垂了眉眼,呆愣愣坐着,任由身后的人给他吹着头发。

 

要论起头发来,黄少天的发质并不软,毛茸茸的,用手指去梳理的时候还有些轻微的扎手。喻文州拢着指间的黑色短发,默不作声将那些发丝掀起来,一层一层仔细吹干。

 

那一个吻带起的迷乱心绪,阳台上的风怎么也吹不散,盛夏的夜晚闷热,那潮热的微风就像那个潮热的吻,铺天盖地的情绪淹没过来,只是一瞬间,便将他素日里引以为豪的冷静打破。他的眼前不断掠过黄少天孤零零蹲在地上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偷偷望着自己,躲闪在刘海下,眼神里充满了求而不得。

 

这场短暂的会面,这细数不过一两日的功夫,便将整整两年的反复思量打乱,他曾经在深夜里闲暇时等待中的各个片刻里,任由思念像潮水一般涌起,潮起潮落,汹涌的情绪又在忙碌的学习工作里消磨,一步一步退到深海里,却始终不能真正平息波浪。

 

波浪是不会平息的,浪因风起,水平如镜的那不叫波浪,可黄少天从来不是他生命里的波澜不惊,他住进自己心里的那一刻,这颗心,就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因为相爱,原本便是涌动的情绪。

 

他看穿了黄少天眼神中的求而不得,求而不得,伤心至极,他能感觉到黄少天的手从他脖颈间脱力般垂下,方又抬起在自己的腰间抱好。但伤心虽一眼可知,想求什么,又想得什么,却是不能用揣摩来定义的,所想求和所想得,毕竟也不能一概而论。

 

但那一瞬间他顾不得这些需要深思熟虑需要坦诚相知的过程,他只看到黄少天那般失落的眉眼,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只一瞬间,他冷漠地看着自己扑上去,失去理智一般亲吻怀中熟悉的人,片刻的偷欢之后,那个冷漠的小人又站出来,嘲笑自己的懦弱。

 

可不是懦弱?他能用百般借口换得黄少天跟他回家,却不能找出一个说服自己问清缘由的机会。

 

机会从来不是完全天赐的,他冷漠地看着自己错过了一个个近在咫尺的机会,却没法将伤心不解宣之于口。

 

喻文州心绪缭乱,他在这一刻甚至有些庆幸黄少天从来懒得吹头发,才给他留下了一个能喘息着亲近的时刻。

 

舍不得不亲近,却舍不下心去提及,这样矛盾重重,他都有些佩服自己。

 

而此时的黄少天脑子更懵,他只记得自己愣着神冲了个澡,在热水下思绪连篇,但洗完澡,竟连一个念头都无法捉住。

 

他都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那个刚才推开他的心上人,怎么又平静温柔的过来给他吹头发。

 

喻文州真是好厉害,无论发生了什么,顷刻之间就能够镇定下来。

 

黄少天曾经多么骄傲喻文州有这个优点,此时此刻,就有多么痛恨这种镇定。

 

他痛恨喻文州的古井无波,明明给了自己惊涛骇浪,他怎么能装得若无其事一样?

 

是啊,黄少天心知这很可能是装出来的淡定,可是,人家装得像,一个借口就推脱了你的千般理由,你又有什么办法?

 

他们不知这起伏间过了多少时间,白茫茫的灯光里,也不想将一切都看得那么明白。

 

但男生的头发就那么长,大功率的吹风机将短短的黑发吹到不能更干,终于是被喻文州按下了关闭的按钮。


真是跪了,大晚上被屏蔽的通知惊醒……,AO3走一下吧……


明明没什么啊!


评论(3)
热度(60)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