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R》

(古风 paro)



山间的石子路上弥漫着层层叠叠的白雾,地面湿滑,细瞧还能发现旁边草木上凝结着的碎冰,大雪停停落落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月,此间天寒料峭,四下里静悄悄的。

 

但静悄悄只在寻常百姓的范畴,若是习武之人,必定能够发现,顺着石子路过去的冰湖那边,正剑气激荡。

 

少年剑客持着一柄蓝色的长剑,身子横在半空,瞬间闪避过五六个人袭来的杀招,他的身形影影绰绰,在冰湖上寒气的掩映下,一瞬闪现出好几个身影。剑影步在他的施展下速度极快,几个身影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没有人分得清哪个是真的他。围攻的人似是一路,都朝着其中一个身影追过去,少年真正的身影迅速回转,向着相反的方向,躲进了冰湖背后的树林里。

 

他的眼睛传来阵阵的刺痛,站定后勉力强睁着,天光透过树影的罅隙照过来,他的眼睛不堪重负一般流出泪来,顷刻间,视野里一片模糊。

 

少年叹了口气,将冰雨紧紧握在手心,凭着极强的耳力和模糊的视线判断周遭,他不敢停步,拢一拢衣袖里藏起的雪参,跌跌撞撞向林子深处而去。

 

与此同时,山间的石子路上,白衣如雪的人负手而立,他细长的手指捻一捻雾气里飞扬的细雪,遥遥看着天际。算了算时辰,清隽的眉目显出几分忧心,他将手指并拢,双手交叠结印,身影倏忽之间,竟是不见了。

 

 

林子深处的草丛中,少年正倚着长剑急促地呼吸,他的唇边晕出大团的白雾,在寒冷的山间格外明显,雪下得不大,但仍是纷纷扬扬,少年的衣衫上,也沾染着细碎的雪花。

 

他并不觉得冷,相反,体内的燥热逼得他险些忍耐不住。本来以他的剑术,何愁对付不了适才追他的那几个人,可今时今日,却与往日大有不同。

 

他的身边空无一人,若是有人仔细瞧着,便能发现少年的双腿有些发软,身子大半的力,都靠着灵剑支撑着。他皱着眉头,勉强跑了半个时辰,现下却是再也坚持不住了。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proceed电脑党了解一下。


“我不会有事的,少天。”喻文州温柔的望着在他怀里累坏的少年,在少年的脸上唇上亲了又亲,“我答应你,为了你,我也会好好的,我们永远在一起。”

 

少年的脖子里透出一点血色,在成结的瞬间,他被心上人舔吮着咬住,是喻文州标记了他。

 

从此之后,我只属于你,而你只属于我,我们将永远在一起。你陪我在山庄烹雪煮茶,我陪你修习剑术,踏遍人间山河。

 

两个人相拥着睡去,少年的眼睛被细心的包裹上涂了药膏的白布,等他明日醒转,便能在辰光里,第一眼看见最爱人的脸。



给那谁高兴一下,那谁自己知道啦,今天要快乐,每一天都要快乐~


评论(13)
热度(162)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