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全职】【喻黄】高考跟风作文》

心悦君兮

 

 

2018上海卷作文题: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热死了热死了……麻烦帮我拿一瓶冰可乐和一瓶常温矿泉水,谢谢!”体育课连着课外课,黄少天和班上的同学打了一场痛快的篮球,他中了一个三分球,所在队伍又得了胜利,自然高兴得很。只是炎夏已至,滚烫的阳光打在皮肤上,少年的白色T恤被汗水湿了个透。

 

他在小卖部买了喝的,咕嘟咕嘟灌下两口沁凉的可乐,觉得心里舒坦了些,再一转身,白色的身影蹦蹦跳跳跑上楼去,几步便跑没影了。

 

他回到教室,三三两两没多少人,在教室的女生居多,大抵是怕热,眼下这时节,天气一天比一天热,算起来快要放暑假了。

 

不过休不了几天便要回来再上一个月的课,临近高三,课程抓得很紧,老师们想着尽快拉完课本内容,然后便开始重点复习。

 

这样能够拿来打球的课外课,下学期开始便没有了。

 

他在自己的座位坐了片刻,等到喘息稍停,麻利地收拾了书包,周五没有晚自习,放学就可以直接回家。收拾好了,他才放轻脚步走到隔壁大组的第五排位子,安静地拉开眼下无人的椅子,在一个同学身边坐下。

 

他的同学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短袖衬衣,一副细边框的眼镜架在对于男生来说少见白皙的脸上,侧脸见他的鼻梁是高高的。

 

男生握着一支自动铅笔,在草稿纸上凝神写着算式,听闻身边的声音,略略转头,声音清浅而温和:“少天,等我算完这一道好吗?”

 

黄少天点点头,将矿泉水放在男生的课桌前,等着男生算完这道习题,和他一起回家。

 

课越来越紧了,每日都在题海中渡过,高中三年,一千多个日升月落,转眼便已走了大半的时光。初秋的天微凉,雨后的落叶踩上去会发出沙沙的声响,黄少天穿着运动鞋背着书包跑过校门口那一段林荫道,今天他起得迟了,匆匆忙忙赶到学校,顺手接过门口喻文州给他带的早餐。

 

“天冷了,明天看预报还要下雨,少天你换一件厚些的外套”。喻文州说。

 

不止课外课自习课抽来上课或者考试,连下课的十分钟也变得紧张起来,除却去卫生间或者吃饭喝水,越到期末,同学们便越是紧张,每个人都生怕自己少做了一道题,临考时便少了一分的机会。

 

喻文州综合成绩一直比较平稳,没有十分突出的一科——但他的每一科都学得不错;黄少天数学成绩非常好,但英语语法稍差,失分一直在单选题。自习课的时候,喻文州算着数学大题,一边翻看黄少天的数学作业;黄少天拿着喻文州用红笔帮他勾过重点的语法书,一点一点努力去背。

 

一模二模风卷残云般带走了往日清闲的笑影,每个人都熬过夜,每本书都仔细看过,那一天在日历上被老师鲜红的圈出来,提醒着同学们,切不可在最后时分掉以轻心。

 

黄少天揉了揉酸疼的脖颈,从书包里摸出一张喻文州带给他的膏药。

喻文州取下眼镜,按了按长时间看书发干的眼角,一只修长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黄少天手里拿着一小瓶崭新的、他惯用的眼药水。

 

临考在即,不可以生病,冰可乐换成了凉白开。

 

6月7号终是来到。

少年不再复平日紧张压抑的心情,昂首阔步走上考场。

考试不曾分在一个教室,黄少天在拐角处回望一眼,望见喻文州清凌凌的眼波。

他们简单挥挥手,怀着同一个梦想,笑看今朝以笔墨点江山。

 

考分下来了,和预估差不多,他们默契地填写下在三年里约定好的学校。

下一个阶段开始了,而我们一如既往。

 

 

隐晦的彼此需要彼此牵挂,上海题脑洞,但飚字数又跑题了……就emmmmmm也不知看不看得出来在跟风高考。

预祝大家都能考到好成绩(#^.^#)。


评论(2)
热度(47)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