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陪你走回风清月朗(中)》

(中)

 

 

八人护卫队中,每个人擅长使用的武器是不一样的。

 

虽然枪械类是如今最容易一击毙命的,但终究无论如何消音,对有着强大精神感知力的哨兵向导而言,实在太过容易捕捉,在无法确认自身能安全脱身的情况里,枪械类武器并不被过多的使用。

 

黄少天惯常使用的武器也不是枪,而是一把名唤“冰雨”的短匕。

 

此时,他背靠着楼梯拐角处的一根大柱子,从上到下计算着距离,突破八人是不太可能了,警报拉响,舞厅的守卫也集中调派过来。情急之下,他的精神体与自身幻形为一,半人高的巨型秋田犬灵巧的穿过八人守卫间腿缝的空隙,嘴里叼着薄薄的冰刃,直扑向中间被环绕的头目。

 

头目察觉到了被近身,嘴角的笑容越扯越大,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黄少天却也看清了这个表情,此时不由得一惊。

 

头目微胖的身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纯黑的秃鹫。它的身姿矫健,羽翼宽大,尖利带勾的喙狠狠啄向黄少天化身的秋田犬。

 

秋田犬急退,长毛抖动着,身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是被鸟喙所撕下的一点皮毛,幸而他闪避迅速,只是被叼住了毛而拉伤。

 

秃鹫不再与秋田犬相对,它需要宽阔的地方才便于飞翔施展,在走廊这种位置反而不利,见黄少天已被引出,围绕的八人忽然间改变了阵型,齐齐向着黄少天前进了一步。

 

八人中,有哨兵也有向导,一时之间,巨大的精神压力向着黄少天紧压下来——头目似乎是料得黄少天近战了得,干脆便不动手,八个压一个,总能逼疯他!

 

黄少天头疼欲裂,不得不提高了全部精神来抵制压力,嘴里死死咬着冰雨,秋田犬干净的眼波此刻都有些血红,对面银行楼上的喻文州因为牵绊感知到了这种压迫,握枪的手不由得一紧。

 

三楼仍然静悄悄的,先前短暂的混乱一过,精神力的冲撞和屏蔽使得这片空间更为诡秘,舞厅普通的守卫上不来,终是意识到情况不对,便立即上报了。

 

警戒绳拉起,一楼的舞厅骚乱一团,奔忙的人们被拦下来堵在门口,暗枪击碎了头顶的大灯,隐藏在其中的黑帮团伙露出了自己的真正面目,不再隐于众人。

 

魅惑的精神引导对他们没用,一人扯开了碍事的外衣,直接拖住身旁离得最近的舞女头发,将人拉扯过来,逼问其舞厅有多少出去的通道。城区护卫队及时赶到,却碍于内部混乱恐伤及无辜,也并不敢大张旗鼓抓捕。

 

八人护卫队堵住了黄少天可以脱身的楼梯,一步一步谨慎地靠近,秋田犬不住的抖动着,被精神力压迫得在楼道口摇摇欲坠。

 

眼神交流不过转瞬,八人中离得最近的一人持着电棍向秋田犬打来!

 

就是此刻!

 

秋田犬忽而跃起,一改之前狼狈不堪的模样,硬是在压迫中维持着一线清明,嘴里的冰雨划过迎面而来的那人咽喉,一瞬之间,那人便不受控制地倒下。秋田犬身体一动,后腿在半坠的人身上一蹬!

 

他闯进尚还敞着门的二号包厢,从窗口一跃而下。

 

“啪”,秋田犬的身体落在舞厅背面的空地上,没有任何物体可借力的地方,他只好尽量护住要紧的部位,以柔软的犬身落下地去。

 

“咳……”甫一落地,秋田犬便化出人身,他的左腿好像骨裂了,到底不是有着天生体术的哨兵,对于向导,勉力跳楼始终是负荷重了,何况还顶着七八个人的精神力。

 

喻文州和周泽楷收到了来自“夜雨”情况有变的信号,立刻摒弃了原本的思路,向着黄少天处汇合过来。

 

 

“不太对啊……”叶修被紧急调回塔里,被暂时卸任了嘉世队长之职,他住在塔里给他配备的房间里,利用对情报网的了解强行侵入了管理系统。

 

越看便越是眉头紧锁,等到他翻到自己和蓝雨的调令,脸色大变。

 

再往下浏览一点,他自己的调令,蓝雨双核的调令,周泽楷的调令,均发出在同一天。

 

联盟自建立之初便设有准则,调令——指代二级权限以上的人员被调离岗位,原则上一日不得超过一人。就算蓝雨调令勉强算作一封,自己的和周泽楷的却绝然是行不通的。

 

何况这样的调离,无审批流程,无会议商讨,突如其来,只是军令如山,未曾想调查是这般结果。

 

塔里的情形也怪怪的,去找冯主席述职,被通知过几日再议。

 

冯主席可是个工作大于天的人,若非不得已,绝不可能做下如此决定。

 

叶修反复思量,考虑到嘉世内部的现状,计上心头。

 

 

黄少天拖着伤腿,按照喻文州的指引穿过一条巷子,巷子里黑漆漆的,不远处的舞厅依然混乱着,情况显然没有被控制下来。

 

“队长。”黄少天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真不太对啊,对方人手众多,且知晓压制我的近战实力,像是有备而来。”

 

“你现在情况如何?”喻文州皱着眉头,“你的意思是,有备我们?”

 

“我还好。”黄少天简短的回应了一句,精神压力骤然减轻,饶是他,也不得不花些精力来恢复自身,“他们出来没有?”

 

“未曾。”许久不曾开口的周泽楷发出讯号,“他们从那个方向下了楼,我去追。”

 

“我包抄过去。”黄少天凝聚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队长,你检查一下周围,我怀疑他们有眼线。”

 

三个人迅速调整了作战方案,黄少天从小路先一步追寻过去,发觉到人声便屏住了呼吸。

 

 

“来得挺快,不愧是传说中的妖刀。”阴恻恻的笑声在逼仄的巷子中响起,“不用躲了,即便我一时发现不了你的位置,精神压迫下,你在哪里都是一样。”

 

“不错嘛。”黄少天执着冰雨,倚着墙壁站立,“你熟知我的能力,是塔里叛逃的奸细吧。”

 

“啪啪。”清脆的拍掌声突兀响起,头目露出有些皱纹的脸,“十年前锻造你手上武器的,还有我一份力,既然能这么快猜出我的身份,你也算死得其所了,你的代号原来叫夜雨。”

 

头目阻截了黄少天试图传递的讯号,“别白费功夫了,留着点力,还能死得轻松一些。”

 

黄少天感知到信号阻拦,本也不急,直到听到自己的代号,却是沉默。

 

这人好强的精神分析能力,这么短的片刻,就能够分析出信号代码,甚至包括名字的代码。

 

精神力传导是有强弱之分的,黄少天综合能力已算得上拔尖的,但这数据分析的能力,却更接近喻文州和张新杰擅长的部分。

 

难道,他不仅针对我,其实是为了针对队长?

 

联盟曾统计过数据分析的实战水平,黄少天最擅长的是攻击,这一代哨向排行榜,论数据流排名靠前的是G市的喻文州、W市的肖时钦、Q市的张新杰和一直各项榜首的叶修。

 

这个人的数据感知灵敏程度,当不会亚于他们中的一人。

 

可如果是这么重要棘手的案子,怎么会反而调离叶修呢?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这片刻停歇,才发现这一次他们作战,是没有后备支援的。

 

关节还未完全思虑清晰,紧迫的杀机便又围了上来。

 

还是精神压迫,一瞬间便让黄少天头疼欲裂,这一次不再有窗户可以脱身,怕是只有硬拼一试了。

 

他之前才消耗过体力,如今再战,精神力并不如头一次,只得另寻他法,按捺情绪寻找突袭的机会。

 

却没料到,之前观战的头目,重重一拳便直向他面门而来!

 

他尽力使出一个三段斩,在围过来的七人里艰难的移位,幸而阵型已破一人,薄弱不少,对于黄少天这样的顶尖高手来说,已是能够把握空隙了。

 

重拳一击不得,不欲再拖延下去,转而化身精神体,巨大的秃鹫遮天蔽月一般在巷子上空滑翔,转瞬间便将尖利的喙对准黄少天戳刺而来。

 

黄少天被围困在更紧的包围圈中,匕首银光暴涨,瞬间变长了三倍多。他迎着前方用力一挥,鸟头扬了扬,避开了这锋芒毕露的一击。

 

下一刻,同样尖利的爪子张开,似是要将黄少天扑倒在地!

 

月色如水温柔,天边的残月发着微弱的光。

 

微光并不强烈,却绵长不绝,层层递进推开了尖锐的鸟爪鸟喙。

 

黑色长风衣的年轻人移步在黄少天身前半步,精神力将黄少天笼罩在内,微顿的光墙瞬间急推,铺天盖地朝着对手而去。

 

秃鹫避开了光刃,展翅跃起在巷子上空。

 

原本围攻黄少天的七个人也不见了。

 

他们被精妙的枪术乱射着,能拉开距离,便比黄少天近战有利。

 

头目的眼色暗了暗,他不识得眼前枪术精妙的年轻人,但能如此战力的,也不作第二人想。

 

周泽楷,S分区精英队队长,枪体术被形容得无所不能。

 

未曾正面交过手,此番才惊觉,塔里如今,也出了不少真正的青年才俊——若是自己在任时有如此战友,何至于眼看着爱人朋友相继离世,后续乏力而救治不及。

 

他要化身黑暗,凝聚精神力,做到不用向导疏导,便可无惧激战。

 

这些年他也算做到了一半,八人守卫里,没有人有匹配的另一人,但却也隐含着弊端——纵可以一直换人,终究是因为战力不平衡才被击溃。

 

哨兵和向导,单人作战总会有感知缺陷,实力可以弥补一部分,终究无法完全,而匹配过的哨向组合,就算是两人分隔,也有精神力可以相互维系。

 

秃鹫停在巷子边缘的墙壁上观察着战况,七人被枪体术纠缠着,又有冰刃补刀,已是一个接一个倒下了。

 

舞厅的暗卫并未追寻过来,不应该啊,除非……

 

他来不及多虑,身侧忽然跃上一丛雪白!

 

雪白的爪子刺进他爪刃旁的嫩肉,指甲深深陷进去,勾扯出一汪鲜血!

 

秃鹫吃痛,爪子翻飞,将指甲还陷在自己伤口里的白猫掀飞出去,白猫闪避不及,被爪子在背上拉出几条惨烈的血痕。

 

雪白的毛毛刹那间就被血污弄得狼藉,但给予秃鹫的也是不小的伤害,尖锐的利爪终于因筋骨受损而战栗,不能再轻易伤人了。

 

白猫不顾身上的伤,纵身重新跃上墙壁,追着受伤的秃鹫不放,秃鹫并不擅长飞行,长时间的多半靠高空滑翔,受伤之后起跃并不容易,险险就被扑身而来的白猫追上,白猫的指甲勾住了黑色的羽翼,在右边羽翼摸索!

 

秃鹫不再恋战,奋力抵抗,狂扇着翅膀,要将白色的布偶猫摔下去。

 

但布偶体型大,又是精神体幻化成的,白猫的指甲被扭断了几个,白绒绒的爪子糊着血迹,在翅膀某处奋力一扑。

 

白猫借力从秃鹫翅膀滑下,秃鹫展翅高飞,刹那间,一轮更远的、火力更猛的炮火直直轰向了翅膀上糊着血迹的某处!

 

旧伤被炮火轰开,秃鹫无可奈何地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被猛烈的连击打出了人影。

 

精神体维持不住,满身血痕的微胖男人气喘吁吁在巷子中,被猛烈的幻影无形,杀了个片甲不留。

 

大势已去。

 

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抱着半空坠下的白猫,神色严肃。雪白的身子一动不动被人托着,长长的绒毛被血污糊得耷拉着,已然是昏了过去。

 

收刃落地,来不及喘息。

 

黄少天冲过去抱住了一身血迹斑驳的白色布偶猫,将软软的白猫,紧紧抱在怀里!

 

文州……

 

TBC


评论(13)
热度(44)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