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陪你走回风清月朗(上)》

(上)



秋日的风裹挟着寒凉,从枯叶的罅隙间透过,肉眼不可见的寒气以一种懒散而又张扬的姿态,斜斜弥散开来,将地上的落叶,又吹得厚了几分。

 

夜色一点一点褪去,属于白昼的天光逐渐在天际渲染开,城市上方的天空飘洒下微雨,门外的报箱被送报人打开,塞入一卷报纸,自行车叮铃铃向远了。

 

一只秋田犬在这日复一日的例行声响里,微微眯了眯眼睛。

 

楼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秋田犬懒洋洋窝在大床上,尾巴在被窝里一扫一扫,直到敏锐的鼻端嗅到了甜蜜的香气。

 

“别玩了。”门口响起一声微叹,紧接着,穿着白色宽松毛衣的年轻人走上前来,一只手摸进暖烘烘的被子里,拍了拍秋田犬,“叶修说九点钟过来,等会儿我们估计要出去,快起来把早餐吃了。”

 

秋田犬从被窝里探出头来,乖顺地在年轻人的怀里蹭蹭,年轻人修长白净的手一点一点顺着秋田犬睡乱的毛毛,顺手揉了揉两只竖起的耳朵。

 

秋田犬被抱着,轻轻放在洗漱台上,爪子边是挤好的牙膏,年轻人在秋田犬的右耳上亲了一下,“我去煎蛋,你快一点。”

 

待人走后,黄白相间的爪子抬起来,渐渐越抬越高——眼神明亮的金发青年站在了洗漱台前,挤好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镜子里沾着泡沫的嘴边隐隐露出一颗虎牙。

 

时针走向九点。

 

此时天光已大亮,下过雨的路面有些湿滑,一人叼着烟,戴着一顶弯檐帽,笃笃叩响了这幢小别墅的大门。

 

 

“贝里斯大街,梅尼尔舞厅三楼二号包厢,男,实际年龄41岁,体型微胖,生性多疑,身边总跟有固定的八个黑衣保镖,这是他的照片。”

 

人刚进屋,便带着烟气说了一长句话,丢掉手指间熄灭的烟头,方慢条斯理摘下帽子,极随意地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这是我们的目标?”金发青年一早半躺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我说老叶,就这么个人,还要过来打扰我跟队长的周末。”

 

“咳……这不是你俩面生吗。”被称作老叶的人摊摊手,“这人手下的团伙是一个黑帮,是我们这儿最近最大的一桩案子了,你和文州既然调任过来,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底下的兄弟们可都等着看呐。”

 

白净的手端着咖啡,放至唇边呷了一口,“前辈是想一波流?”温温润润的嗓音在宽敞舒适的客厅响起来,“还有谁?”

 

“靠靠靠靠就说怎么缉拿个人还要我和队长亲自动手,老叶你要不要脸,一来就蹭我和队长的周末时间给你自己休假!匡我们给你一波流!”金发青年从沙发上弹起来,被身旁的一只手环过腰间,温润的嗓音再次响起:“前辈想在何时动手?”

 

“今日晚间,有一个绝好的机会,就在这个包厢,会产生一笔交易,事关重大,他一定会亲自去。”

 

叶修收了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姿态,“没有具体动手时间,所以,文州你是狙击手,少天负责处理掉那八个保镖,我远程监控。我和他交手多次,他对我的手法太熟悉,且熟悉我的精神体,反而容易被察觉,总之麻烦你们了,小周断后,你们配合过的,放心。”

 

喻文州轻笑摆手,“前辈客气,抓捕要犯,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雨又下起来,风吹得窗子发出轻微的碰撞声,黄少天看了一眼楼外萧瑟的树影,头微微一低——一只秋田犬从家居服里钻出来,两步窜上了书桌边喻文州的腿上。

 

黑发中分的年轻人手边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双沉静的眼极快地扫过桌上叶修来时留下的资料。这还是个涉外黑帮,关系网密布,近期被大力围剿,其头目终不得不亲自露面。

 

黑帮折损的人手已过大半,己方却也是伤亡不小,到如斯地步,竟然都还不能查清这个组织的明细,难怪叶修想要一波流,先一锅端了,免除后患,要再细查便有的是功夫。

 

此人的精神体是只体型巨大的秃鹫,弱点是右手受过伤,无法精准使用枪术——也无法长时间高空飞行。

 

但是个突破力和毁灭力都极强的哨兵。

 

修长的手翻过资料的第12页,薅了薅黄少天的前爪,“少天以为如何?”

 

秋田犬摇摇头,精神波在契合度90以上的两个人之间传播,“此前我们都没接触过这个人,八个保镖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一下,一下肯定是搞不定的,但他们八人走的是阵型,打破阵型我还是有把握,可是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只能到时再看了。这不像叶修一贯的作风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嗯,但我猜前辈没有时间。”喻文州将变回人形的黄少天拉到自己腿上坐下,“断后的是小周,我们当然可以放心,但我们和小周同时调任,不也是蹊跷吗?”

 

 

时钟滴滴答答,转眼便又夜色。

 

贝里斯大街,梅尼尔舞厅斜对面的银行,晚8:37。

 

喻文州穿着昂贵的黑色长风衣,借着办理业务的由头,坐在贵宾室等候。

 

银行晚6点关闭营业,晚间办理业务的都是上流人士以及……某些不可言说的事由。

 

外资银行楼层甚高,喻文州摆脱业务员,悄悄从楼梯上行。铺着厚厚地毯的走廊,牛皮鞋踩上去没有一丝声音,他每走上一楼,就放出一缕精神力。

 

喻文州是个奇特的哨兵,通常哨兵都是作战迅疾、身手敏捷的,而他身手却只是擦线达标,但精神力极强,反而像个向导。

 

和他携手被称作“妖刀”的向导黄少天,被称为这一届塔里的“剑与诅咒”,这对评分达A+的组合,实战名次排行卓越。塔内一共十组精英小队,每组分散在不同的地区,喻文州和黄少天便是其中一组的队长与副队长。

 

半月前紧急调令,他们,和S分区精英队队长周泽楷,被暂调往实力最强的H分区,三人都不得其解,毕竟这边是叶修的小队在分管。

 

十对组合中排行第一的,叶修的嘉世小队所在分区。

 

 

晚,9:18。

 

喻文州察看毕唯一能够掩护狙击的银行大楼三至五楼(顶层),暗暗收敛了气息。

 

9:30,无异动。

 

9:58,收到来自“穿云”的潜伏信号。

 

精神力可被高手捕捉,传讯间众人都设有暗名:喻文州——索克萨尔;黄少天——夜雨声烦;周泽楷——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已潜伏在附近,位置距离目标包厢直线距离327米。

 

327米,以一枪穿云的速度来说,已是良好的射程范围,喻文州微微放心,精神力继续在走廊游走。

 

发现目标!

 

喻文州临着窗,在黑暗中半眯着眼,对面楼下的加长轿车里,下来了等了几个小时的人。

 

果真是八人护卫,叶修所料不差。喻文州对惯例作战的阵型和战斗方式极为了解,依阵型判断这八人的组合方式,绝不多一人或少一人,才是绝佳的搭配,但总有疑虑染上心头——对方是个不熟悉的案犯,行动会全如自己所料?

 

与此同时,喻文州和周泽楷同时收到了来自“夜雨”的警示信号。黄少天作为一个擅长近战的谜一样的向导,此刻不知其身在何处,却显然已是察觉到了目标。

 

三个人,一波流,纵然是极强的人选,也当真是要只身扑进天罗地网里。

 

喻文州和周泽楷不知黄少天会作何打算,只能默默等在看不见包厢的地方。

 

 

梅尼尔舞厅向来是纸醉金迷,整个舞厅弥散着馥郁的香水气,一支支红玫瑰插在玻璃瓶里,分别摆到每一位雅座的客人身旁,舞女长长的衣裙摇曳在不断变幻的灯色下,时而靠近的体香与催人迷醉的精神激素释放出来。客人们都是富贵之人,白日风起云涌,夜里便想寻个乐呵,任他风雨飘摇,或在哪日身家不保,皆不过眼前春宵一夜来得令人挂怀。

 

舞女也不是普通的舞女,进得这个舞厅的皆是有着哨向身份的特殊人士。黄少天穿了一件质地极好的白色衬衣,松垮了一条暗蓝反光的丝缎领带,端着一杯红酒喝着,微醺般靠在雅座的一格座椅里。

 

醉酒自然是伪装的,精神力极强的哨兵和向导能在一段时间与自己的精神体合一,当然也能悄无声息令精神体自行行动。黄少天酡红着脸,暗暗放出自己的秋田犬精神体,探查四方的情况。

 

八个黑衣保镖护卫的头目上了包厢,黄少天不急于一时,一早他便看出,除了那固有八人,舞厅里预先埋伏的人也不少,虽推断能力应远不如那八人,却也很是麻烦。

 

尤其是,动手便会引发骚动,到那时己方一人,被八人阵型围攻,便不好脱身了。

 

况密闭之处无法狙击,他要争取对方露头的机会。

 

狗的听觉和嗅觉都很敏锐,精神体的狗当然也带有这样的能力,且更敏锐些。秋田犬无声无息潜入目标包厢所在的楼层,这一层静悄悄的,和声色犬马的舞厅呈截然不同之态。

 

无法再靠近了。

 

门前一米处便设有精神屏障,将包厢中的交谈声也一并隔绝,黄少天收起精神体,微微直起身。

 

舞厅一共三楼,一楼是大厅,二楼设有赌局,三楼是七间包厢,进入需要提前预订,有舞厅本身的守卫会守在左右两个楼道口,仔细核对客人的身份。

 

左三右四,二号包厢位于右边楼道口上去第二间。硬闯是下策,预估头目处理事务的时间,再是详谈也不会超过这一晚——临出发前收到叶修传讯,头目今夜会去往码头,在下一个白昼前离开。

 

防卫这么仔细,按理说亲身处理的重大事务应该是需要细密部署的,却这么急着离开——想必这人一定对自身安危极为看重。

 

思虑至此之时,黄少天已身处三楼——他没有惊动守卫,只是化为精神体形态,从通风管道爬上去的。

 

能随机转化精神体形态的,记录在案也不过二三十人,且有已退役的哨兵向导,这原是极少的,也是外界并不设防的原因——也不知这上记录的各人精神体都是什么,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有可能,简直防不胜防。

 

塔里却当然是知晓的。

 

这一任塔的主席是冯宪君,实战能力并不突出,管理才能却很拔尖,这一次的调令下得突然,也引发了各精英队的疑虑。

 

毕竟调离队长级人物这样的大事,依照冯主席的行事风格,定然是会请各队队长进行商议的,何况冯主席极为看重喻文州,视其为退役后提拔为管理的人才,战术分析找他便罢了,派他去实战已多年未见,何况嘉世分区,战术分析,可还有叶修在。

 

霸图队的副队长张新杰如是对队长韩文清说,近年来,嘉世的战绩已不再复当年盛况,叶修之外,后起之秀的便只有一个苏沐橙。吴雪峰退役后,嘉世的情况已然变了许多,全靠叶修勉力维持而已。

 

但嘉世分区之事,也不必让身处G市的蓝雨相帮,喻文州和黄少天所在的分区,和S市到H市的距离不同,周泽楷暂时调任还尚可理解,蓝雨距离甚远,分区不同实况也不同,即便喻文州战术思维一流,可嘉世叶修尚在,只派黄少天和周泽楷作为战力支援较为正常,调任事关重大,S分区尚有副队维持日常,蓝雨队长和副队长均调任,G分区是不打算维护了吗?

 

精英小队所在分区,哪个不是为了严防黑暗哨向的侵袭,如此这般,疑点甚多。

 

身在战局的三人却无精力思考这么多。

 

黄少天潜伏暗处,等到头目商谈结束,时间已是晚12:32。

 

几个人鱼贯而出,头目走在中间,刚出包厢门,保镖便隐隐将头目合围在内,但碍于走廊地形,阵型暂无法排开。

 

就是此时。黄少天心想,银光一闪而上,迅疾如风,在几人中冲出一个缺口,对着头目就是一击!

 

头目身形不动,精神力却已然调动出来。黄少天连上了和喻文州的牵绊连线,令喻文州能够时刻判断他的方位。

 

人群中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就不知头目是要返回一楼,还是上顶楼从楼外应急的楼梯离开。一击并不指望击中,黄少天抽身急退,重新隐入死角。

 

他处在头目身后,也就没有看到头目嘴角,勾起一个阴狠的笑。

 

TBC

 

评论(4)
热度(69)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