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流光 R》

(ABO paro)

 

 

临近周末,又逢六一,商圈附近总是人满为患。这种时候的促销活动总是层出不穷,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买一送一,童装区和餐厅围满了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

 

即便如今已是22XX年,在公共场合抑制自己的信息素已纳入ABO保护法,可毕竟人多,又临晚间,人来人往的环境里到底是会泄露出一些不那么舒适的气味。

 

每个AO的信息素味道各不相同,但信息素本身好不好闻于路人来说并不重要,令人头疼的是信息素本身附带的作用——也是公共场合要求使用喷雾型抑制剂的原因。

 

诱导发情。

 

对AO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于O,更像是一场灾难。

 

童装等候区的沙发上,金发的青年半倚靠着身旁的Alpha伴侣玩着手机。

 

年轻的夫夫正在陪儿子选衣服,六一连着周末,幼儿园组织孩子们郊游,在这个年代,孩子们很小就懂得了审美的重要性,想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欢欢喜喜出门玩去。

 

“爸爸,帮我带一下领结。”柔软黑发的男孩子从试衣镜的方向蹦跳着跑过来,导购小姐姐看他小小的年纪,本要去帮他扣纽扣,哪晓得这孩子手指灵动,飞快地就扣好了。

 

“真乖。”导购小姐姐顺着男孩子跑动的方向望过来,见等候区金发的青年懒洋洋从伴侣肩上直起身,在身边的包装袋里取出一个深蓝色的小领结。

 

领结好好的结在衬衫的衣领上了,一套精致的小西装,搭配上领结,更衬得小孩子俊秀的一张脸,模样长得很像金发的青年,有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脸型则更像他的另一个父亲。黑发的年轻男人也站起身来,摸摸儿子的头:“喜欢吗,就这套好不好?”

 

“我瞧着不错,儿子转过去看看。”金发青年一边说,一边牵着儿子的小手,提溜着他转了半个圈。

 

“嗯,儿子有眼光,不愧是我生的,就是帅!”金发青年洋洋得意,朝着伴侣笑,露出一颗虎牙。

 

“是,儿子像少天一样帅。”黑发青年走近他们,温温柔柔的回复着。

 

他的目光凝在金发青年的脸上,视线纠缠视线,空气里像弥漫着粉红色的泡泡。

 

“噫……”小男孩撇撇嘴,不是来陪我选明天郊游穿的衣服吗,爸爸和爸爸衣服都不帮我选一选。

 

黑发青年拿着小票要去付款,被金发青年推在沙发上,“文州你在这儿陪儿子,还有,喏。”他点点一排购物袋,“你看着东西我去交费,坐久了脖子有点儿酸。”

 

金发青年一溜烟跑了,收银台前人有些多,他皱着眉排了一会儿队,方觉有一点点不舒服,等排到交了钱,立马便跑回童装区了。

 

他们的儿子似乎遇到了同学,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扎着两个漂亮的小辫子,在镜子前看身上的公主裙。

 

粉白色的一条小裙子,外层是薄薄的轻纱,女孩子又试了一双浅口小皮鞋,奶声奶气的笑说喜欢。

 

黄少天见自己的伴侣又在逗儿子,故意说还是女孩子更可爱,儿子毫不在意亲爸的说辞,两个孩子穿着新衣服追着气球玩去了。

 

“你又在逗他,喻文州你几岁了,你看,儿子都不想理你。”黄少天戳一戳伴侣的额头。

 

喻文州回过头看他,笑眯眯的,“少天理我就好了呀。”他忽而似想到了什么一般,一双温柔的眼上上下下打量着黄少天。

 

这表情……

 

黄少天撇撇嘴,看了看孩子们,招呼儿子过来。喻文州伸手接过他手里的衣袋,凑近着忽而蹙眉。

 

“少天?”他闻到一点点草莓的香气。

 

黄少天摇摇头,“没事,先出去吧。”

 

导购小姐姐看着一对夫夫带着男孩子走远,金发青年似乎凑近伴侣嗅了嗅,被他的Alpha揽着,下电梯出去了。

 

 

第二日一早,喻文州起床给儿子做好早餐,又看了看儿子的小书包,“出去玩要听老师的话,不能乱跑,有什么事记得告诉老师,要是还有事,给爸爸打电话。”他指指儿子手腕上的电话手表,“好好玩,乖乖听话,知道吗?”

 

“知道啦。”儿子吃了早饭,喻文州送他去了学校集合,好在儿子一向听话,学校跟去的老师又多,也算是可以放心。

 

回到家,也才八点多一点,前几日降雨,今日倒是有一点阳光,天气正好,不冷不热的。

 

他回到卧室,看着被窝里那一团,轻轻走过去拍了拍。

 

“少天,少天,醒一醒,儿子都去学校了,锅里还给你温着粥,你今天不去上班了?”

 

喻文州自己开着公司,平日虽然去得也勤,却也不很在意偶尔的时间。黄少天在一个美术中心当老师,他喜欢画画,喻文州也由得他自己的爱好。

 

“嗯……”被子里的人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出手臂讨要一个抱抱。喻文州把他抱起来,顺一顺睡乱的头发,在他脸颊上轻吻,“早安少天。”

 

“唔。”平日里亲一亲就会仰起脸来冲他笑的宝贝赖在他颈窝不肯出来,还在他的脖子里蹭来蹭去,鼻端的草莓香气越来越浓,房间里的空气都香甜起来。

 

“少天。”喻文州顿一顿,“你发情期是不是提前了?”

 

“嗯?”黄少天睁开朦胧的睡眼,他全身软绵绵的,抱紧了Alpha的脖子,“可能是吧?最近新出了一种喷雾,我用着没有以前那个好用,你还是去给我买以前的那款吧。”

 

现在可不是去买日常喷雾的时候,喻文州摸出手机,“你再躺一会儿,我去给你请假。”

 

AO的易感期和发情期都有例行的假期,根据各人体质,三五天的都有。喻文州打电话给美术中心说明了情况,看了看抽屉里的储备,又去厨房里把火关了。

 

系好安全带。

 

“要是有了怎么办啊?”他被Alpha抱在怀里,享受着轻吻的安抚,大眼睛湿漉漉的,眼角还挂着泪花。

 

喻文州舔掉了那一点生理泪水,“有了就生下来。”他语气漫不经心,眼里却全是笑意,“少天愿不愿意,再给我生个女儿啊?”

 

黄少天吐吐舌头,瞪一瞪他,“那要看你努不努力。”

 

“呵呵……”喻文州轻笑,反正发|情|期还长,岁月正好,窗帘缝隙隐隐透过一丝阳光。

 

他低下头去,温柔地含住了黄少天的唇。


评论(13)
热度(294)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