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千山万壑(三)》

Chapter3

 

 

又逛了一些小店,吃了点宵夜,天空中又散下雨滴,趁着雨势还小,两人连忙回了酒店。

 

夜已经深了,出景区的时候,人流就已是寥寥,小楼四周也安安静静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倒真是应了那句小楼一夜听风雨。

 

喻文州拿了刻好的印章,在灯光下翻转着细看,黄少天咕嘟咕嘟灌下几口矿泉水,给手机充上电。

 

“12点了。”黄少天插着插头,背对喻文州说。

 

“嗯。”喻文州看看自己的手机,“是晚了。”

 

许久未听见下一句,黄少天转过身来,静静瞧着喻文州。

 

“看来少天并不想我留下。”喻文州瞥他一眼,将印章揣回裤袋,“那我回去了。”

 

“哎,那个……你不给我吗?那上面不是刻的我的名字?”黄少天见他转身要走,迟疑地问。

 

“这是我的。”喻文州右手握在门把手上,“刚才让你选石头你不选。”

 

“再说了,怎么就一定是你的名字,楼外夜雨,随便刻的。”

 

黄少天微张着嘴,视线下移,盯着装着印章的裤袋。

 

“你想要也不是不行。”喻文州垂了手,面向黄少天。

 

他看着黄少天直直伸出的手,摇了摇头,“这样不行。”

 

“这是我的东西,你想要,就得把它变成你的。”

 

 

黄少天到底是没要到那枚印章,喻文州的意思很明白,我的东西,我自然带走,你想要,就要成为它的主人。

 

他冲了个澡,独自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身体有些疲乏,却毫无睡意。

 

他深知道,他和喻文州之间,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可要一件一件拆开来,又似乎没有那个勇气。

 

黄少天大二那年,学生会组织过一次义务活动,给深山的一个小村寨修修房顶,给孩子们带些衣物用品之类的,在山里待了一周。临走那天,村里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以喻文州带队的学生们也收到了邀请,夜里便欢欢喜喜跑去看热闹,

 

一周来少于停歇,虽然看到自己的努力,令别人得到安乐,是一种有成就感的快乐,却也实实在在是累的。学生们平日在教室里上课,即便是做实验的、查资料的,大多时间也是窝在室内,少有这样连续劳作的机会,临了事毕,除却篝火晚会的新鲜,也盼着明天终于能回去了。

 

那一日晚上便玩得格外尽兴。

 

女同学们换上了苗寨的衣衫,裙装的颜色艳丽,又化了点妆,跟这几日穿着T恤扎着马尾奔忙的样子差别很大,男生们大多未曾换装,不过戴着村寨人们给的帽子,一起围在火堆周围团成一层层圆圈。

 

火光映照着众人的脸,载歌载舞笑着,有表演的大叔往空中接连抛着三五个火把,每一个都稳稳地接住又抛出,不高不低的转着小小的圈。

 

玩累了,坐下歇歇,又有热情的村民端过酒,盛情难却的略饮了一些。

 

黄少天和几个男生一起跟着村里的大叔闲坐,听一些村寨边的趣闻,远远看见喻文州和另外几个干部一起,带着女孩子们往另一头走了。

 

离得远,只能看见男男女女围在喻文州身边,嘻嘻哈哈不知在说什么,喻文州温和的走在中间,似乎讲着一个笑话,渐渐便远得看不见了。

 

那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已经很要好了,认识一年多的时光,彼此本就很聊得来,何况他们俩都是善于言谈作乐的性子,闲下来还会经常一起出去吃饭。

 

喻文州喜欢吃鸡肉,但不怎么挑食,除了不太喜欢吃臭豆腐一类的食物,日常好像没什么忌口。黄少天则相反,不吃秋葵,不喜欢葱,煎蛋只吃双面煎。

 

每一次吃东西,喻文州都会发现黄少天似乎又生出了新的喜好和忌口,也不知这些年他是吃什么长大的。

 

唯独对牛仔骨情有独钟的样子,吃好几次后,还没有被替换掉。

 

起初的时候,黄少天挑食还挑得比较委婉,碰上喻文州勾画的手移到菜单上他不想吃的东西,便眨巴两下眼睛,仰头去看喻文州,眼睛睁得大大的。待喻文州笑笑移到下一个,便心满意足的扬起嘴角。

 

黄少天同寝的同学里,有一个叫作郑轩,这位同学性格比较懒散,懒散到什么地步呢?永远都可以踏着上课铃走进教室,这也罢了。令黄少天不解的是,他连吃饭也不急,时常懒洋洋在门口找一圈黄少天的位置,再去窗口打饭,他打饭的时候,几乎都没什么人排队了。

 

黄少天有一次问他:“轩啊,你都不会饿的吗?”

 

郑轩答曰:“饿啊,但大家都跑得好快啊,其实也差不多嘛,晚的也就几分钟,几分钟嘛。”

 

不过他们的关系倒是真的不错,大约是因为郑轩的动作慢,可以最长时间的听黄少天畅谈天下。

 

 

“一小队的,听我指挥,等会儿让你们上,就一起开群伤,等下这里会出小怪,第一时间群掉。”

 

“一号T拉住仇恨拉稳了啊!BOSS血条下百分之70的时候,立刻换二号T;奶妈注意刷好血,给一号T一个大加;二号T把BOSS拉到三号点,远程站一号点,近战跟我站二号点,一会儿我喊对穿,远程近战交换!”

 

“大家再看一下各个点的位置,看看一号点!再看看二号点!千万别错了啊!注意被BOSS点名,我发个团确开打开打!!!!!”

 

黄少天在寝室风生水起的指挥着副本,郑轩自己的CD打完了,迫于黄少天在他耳边轰炸的威力,帮开着黄少天的术士小号拍团拿装备。他正跟在远程队伍里等待对穿的时机,左下角对话框滴滴滴冒出成串的密聊。

 

“等会儿只拍普通的术士装,特效出了的话不要拍!”

“加成的碎片也不拍,一会儿看我手势,左手拍桌子的就能拍右手就不能!知道了吗!”

 

“那你这小号没得玩了……”郑轩不明觉厉:“说起来你不是不喜欢这种读条职业?”

 

小号身上还带着刚满级的加成BUFF,打副本掉落的东西会多一些。黄少天露出一个嘿嘿嘿嘿的表情,寝室里没开灯,在副本暗红色的光影下无声的大笑,郑轩只觉得后背一凉。

 

副本六个BOSS,老四拉脱了一次,其他几个虽有失误少人的情况,还是算打得顺利的。没有出碎片,但老六刚刚好掉了术士的特效武器。

 

团里一共两个术士,一个看上去就是个大号,另一个便是黄少天刚满级的小号,两个号都没有那把武器。

 

最终武器以三万金底价拍给了大号的术士,以这个职业来说,算是很赚了。

 

黄少天美滋滋的分完了其他人的装备和工资,对郑轩星星眼。

 

郑轩莫名其妙。

 

 

打完副本顺便交了之前的几个任务,号刚停在主城,黄少天的手机便响起来。

 

“嗯,嗯我交完任务了你记得把号停主城去!回头儿方便些!你修为还够不够我给你寄了丸子。”黄少天对着电话里的人问。

 

“嗯?收到了收到了,你最好了!刚上线我就看到了!我们吃什么……?好你等我我马上下来!”

 

“阿轩!我出去啦!”黄少天故意贴近郑轩,肉麻兮兮喊了一声,猛摇了几下昏昏欲睡的室友,“刚才那几个装备帮我看着现有的搭配一下,好好弄啊不然竞技场见!我和文州出去吃饭了要给你带点什么回来吗反正你也懒得吃拜拜拜拜了……”

 

话音还未落,人已经迅速关机跑出去了。

 

什么意思?那个术士是喻学长?

 

寝室是四人一间的,另外两个同学是本地人,适逢周五,下午的课结束得早,都回家去了。

 

郑轩是被黄少天的电话吵醒的。

 

“轩啊!你干嘛呢!快点!把那个小号下线了!”天色已黑透了,郑轩迷迷糊糊接起电话,话筒里黄少天的声音莫名显得有些鬼祟。

 

“黄少?”郑轩皱皱眉将手机拿下来看了一眼,确认是黄少天没错儿。

 

“是你霸霸!快点!文州不知道在想什么跟我说要收那个小术士当徒弟说打本的时候意识不错,还可以顺便做一下师徒成就……总之你快点下线!你怎么没和我说文州加了小术士好友?”

 

“……”郑轩默默看了一眼对话框里询问要不要拜师的几句消息,心里吐槽:我哪知道哪个是喻学长,加好友不就随便点了么?

 

再说,这不是你自己的小号吗……

 

黄少天举着电话念叨,一边留意着屋里的动静,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郑轩看着因为自己睡着而对喻文州那个号自动回复的小号密聊,下线装作掉线遁了。

 

“关了关了……”郑轩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这都11点多了。

 

11点多?

 

“黄少你不回来了吗,还有不到十分钟宿舍关门了。”

 

“啊?噢不了不了今天,不是周末了吗,吃完饭突然决定的,忘了跟你说一声你自己睡吧。”

 

“马上!马上就来……”黄少天的声音更远了些,似乎是拿开了手机在说话,那边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清润的嗓音断断续续传来:“少天,待在阳台上做什么呢?面煮好了快过来,凉了就不好吃了……”

 

电话啪的一声被摁断了,如果没听错的话,是喻学长的声音。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郑轩后知后觉的想。


评论
热度(47)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