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千山万壑(一)》

Chapter1

 

 

他曾梦想过很多次江南。

 

江南有杏花微雨,江南有美人抚琴,江南有侠客在雨中饮一盏花雕酒,仗剑舞墨赋尽风流。

 

他到的那一日确也是在雨中。

 

靠近古镇的火车站并没有大城市里那么多上下的人流,他推着一个小小的拉杆行李箱,跟着指示牌往前面走去。

 

彼时虽有遗憾事,到底对江南满腔期待,冲散了那一丝半缕并不愿刻意琢磨的情绪。

 

但还是有一点轻微的紧张,轻到以为可以忽略过去,以为一切都会很快过去。

 

先是飞机,再转火车,路上辗转大半天,以为到了能和久未见的同学们吃饭笑谈,一路收到的消息却是无奈。

 

“我可能还是晚点来,你们先玩,我问问老A的时间,我和他一起来。”

 

“我想了想……还是不去了吧,我怕见到林学长。”

 

“我在看票我在看票,我看看明天有没有啊,你已经到了吗?”

 

“我帮你在网上预订了酒店。”曾经同系的学姐打来电话,“他们都没到么?我可能一时请假回那边也不是很顺利,要么你来我现在在的地方玩吧,我给你订机票,老家那边虽然也好玩,但是这边我和男朋友能带你去吃北方的菜,你应该也没吃过吧?”

 

“不用不用,姐你也不必急着回来,反正他们都还没到,我先等等他们吧。”

 

说好的同学聚会,加上学生会里以前相熟的朋友,却没想到,一个都没有来。

 

学姐在电话里也有些惋惜,“唉……不过我跟他说了,还是让他去接你吧,本来想着我自己来的,你有跟他联系吗?”

 

有联系的。

 

微信里好长一段的聊天记录,全是来自那个人的。

 

“上火车了吗?”

 

“这边在下雨,出站的时候估计得走一点路,你带伞没?”

 

“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在出站口对面的马路等你,你出来往前走一两分钟就能看到了。”

 

黄少天握着手机无声叹气,并没有很长的路,很快就出站了。

 

 

“喂,我到了。”他不情不愿地拨出号码,“你在哪里啊?”

 

“往前走,我看到你了,你怎么不打伞,会感冒的。”

 

那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好听,不徐不疾的一句话,却又好像隐约带着一点关心。黄少天止住自己往下思索的趋势,“没看见,在哪。”

 

“直走就好。”电话里声音有一丝笑影,“别左顾右盼,往前看,往前啊。”

 

汽车鸣笛的声音滴答响起,短促的鸣笛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略有些突兀,但到底是让黄少天看到了。

 

白色的汽车里下来一个人,那人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穿着衬衣长裤,就那样在雨中向他走来。

 

“怎么不打伞?”那人走到面前,又问了一句,自然地接过行李箱的拉杆,见自己没有动,又回过头,状似无奈一般,“少天?”

 

黄少天慢吞吞跟着人坐上了汽车,隔避了风雨,一路向着前方开去。

 

 

车上的气氛有轻微的压抑,许是久未见了,面前的人都有一点缺乏真实感。黄少天没话找话,“这边过去要多远?”

 

开车的人微侧头,看了他一眼,“不远。”那人淡淡的,“你学姐打电话给我说订了房间,在景区那边,我也帮你看了一个,你想去哪边?”

 

黄少天在副座抱着一杯上车时那人递来的奶茶,“学姐订的那个吧,其他人应该也是在那边。”

 

听闻这样的答案,那人似乎也不稀奇,车子依然匀速驶向前方,那人边开车边开口:“赶了火车,又遇到晚点,你一定饿了,先去吃饭吧。”

 

 

饭是很好吃的。

 

两个人坐在小包间里,只开了桌子上方的顶灯,光线并不很亮。

 

宋嫂鱼羹、东坡肉、牛仔骨、香菇炒青菜,糯米糖藕,还有两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菜。黄少天不得不让面前的人停下来,“喻文州,够了,我们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穿衬衣的人闻言顿了顿,“不是过来玩吗,你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黄少天眼见菜单又推过来,连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便见喻文州推门出去,没一会儿又回来,坐在他对面。

 

车上的迷之气氛转眼又要上演,喻文州倒似浑不在意,将袖子折上了一圈,好整以暇看向黄少天。

 

眼前的人还是那样,这两年的时光,好像未曾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虽也是年轻,本不至于有什么变化,却连气质,都好像还是之前那样。

 

唔,还有路痴。喻文州望着面前人光滑的脸,被雨润湿的头发已经干了,但不免还是有些耷拉,不如记忆里发丝飞扬,他有一瞬想去揉面前人的头发,想了想还是没有伸出手去。

 

行李箱并不大,只是计划来玩几天,夏天衣服也不多,问他怎么不打伞,黄少天竟然说拉着箱子不方便。喻文州在车里看他一手手机一手箱子狐疑地四处张望,唇边那一点弧度说不清是笑的还是气的。

 

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

 

车子开到餐厅,也不过下午四点多,没什么人吃饭,点的菜品很快便上来了。黄少天看着桌上一盘一盘精致摆盘的菜肴,一瞬不知说什么好。

 

怔忡的片刻功夫,喻文州已经替他盛了几勺宋嫂鱼羹,蒸腾的热气带着香,黄少天顾不得那一点尴尬,接过来吃了两口。冒雨辗转的一点寒气、空调的冷气都被热汤羹驱散,胃里一暖,整个人也放松下来。

 

喻文州用筷子挑开牛仔骨上为了好看放的一片青叶,又新拿了一个碗,夹了一块放进去摆在黄少天面前,“是这家店的招牌菜,你尝尝看。”

 

黄少天夹起来吃掉。

 

在学校的时候,黄少天就总喜欢在周末跑去步行街吃饭,十次里七八次都要点牛仔骨,十次里又八九次都和喻文州在一块儿,记得他这点喜好也不奇怪。

 

咽下去牛仔骨,喻文州又在他碗里添了半碗米饭。黄少天见他又去挑出宋嫂鱼羹里那一点点葱丝,不由得停住了筷子。

 

“不好意思,忘了提醒店家不加葱。”喻文州见他看着自己,温言细语解释,“好在只有一点,应该也吃不出来味道。”

 

“也没有那么麻烦……很多菜里或多或少,就算你嘱咐了店家,有时候忘了都会有一点,也没什么。”黄少天低头又夹了一块牛仔骨,“你怎么不吃啊?”

 

“那我吃一点吧。”喻文州说道,往自己的碗里也添了点汤羹,“这边的菜还好吃吗?”

 

“挺好吃的,我昨晚上下了飞机,先和会长吃了西湖醋鱼。这边鱼肉都好嫩!”

 

“会长还好吗,毕业这两年,我也很少见以前学生会的人,上次见还是会长结婚的时候,去喝了喜酒,当时你生病,我记得就没有来。”

 

“感觉会长挺好的,对我还是很好,还给我看了小公主的照片。”黄少天伸出手臂比划了一下,“还小小的,这么一点,脸萌萌的,像嫂子。”

 

那你呢,他们不约而同想,你过得还好吗?

 

 

黄少天认识喻文州的时候,大一,初入大学校园,很偶然的机会认识的。

 

喻文州比他大两届,学的金融,为人温和,成绩好,在学校出了名的好人缘,又因为长相,明恋暗恋他的也不在少数。

 

倒也不是说他生了多么出众的一张脸,但他肤色偏白,眉眼长得很细致,带着江南人特有的那种温柔气质,无意识转笔时,修长的手指还被人偷拍下来,传到学校贴吧。喻文州知道了也不以为意,横竖也不是什么大事。

 

有女生问他:“喻学长,你是不是学过钢琴?”

 

喻文州摇摇头,淡淡笑了一下,“没有呀,好像小时候有上过两节课,但不是很感兴趣,也就没有学下去。”

 

“那大提琴呢?”女生追问。

 

“都没有,我不会乐器,不过我会下棋,要是你们有人玩,可以来找我。”

 

是了,那时候喻文州还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也加入了棋社,黄少天真正和他熟悉,也是因为看到他下棋。

 

那日天朗气清,下午没有大课,黄少天在图书馆查了会儿资料,见天气大好,便寻思着沿路走走晒晒太阳。

 

学校的草坪边有很多石桌子,三三两两常常聚集着学生,走了没几分钟,就见得前面一群人围着,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黄少天心下也有些好奇,闲来无事,就凑近去看。

 

黑白子在棋盘上战得风生水起。

 

黄少天对围棋只是略知一二规则,他本身还是更喜欢像打球一类的休闲方式,棋艺不精,一时看不出门道。一子落下,听得围观的人有轻微的交谈声,又旋即沉默下来,怕打扰在下棋的两个人。

 

这是他第二次见喻文州,第一次是在开学时,因为某个活动喻文州上台讲了一段话。

 

初见时喻文州站在台上,声音因为扩音器有些失真,不徐不疾说了一段活动安排,黄少天原以为这种时候要耽搁很久,没想到喻文州五六分钟便讲完了。时值上午最后一节课,饿着肚子听得不甚仔细,这时候却见得喻文州轻声嘱咐身旁的同学,转眼就有两个人拿了资料下来分给他们。

 

发完后喻文州笑笑,也不多言,只说有不清楚的可以随时询问,便放他们新生去吃饭了。

 

下棋的样子却和那日有些许不同,喻文州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衣,带着一副金丝细边框的眼镜,他唇角边似乎有一点笑意,稍纵即逝的样子,眼神极为专注。不知其他人是否也这样觉得,黄少天总觉得那稍纵即逝的笑容里有一丝说不出的冷意。

 

却不觉得伤人,只是清冷。

 

一局棋终了,喻文州胜,赢了棋他也只是微笑,这次的笑里温暖多了。对面的棋友也站起来闹说要他请吃饭,喻文州也随口就答应下来。

 

黄少天才发觉自己竟然看完了一局棋,他的重心放在一条腿上,此时收回注意力方觉得腿麻,四周同学渐散去,他也不想被人看出这一点尴尬,只轻微动了一下脚,瞬间被麻得倒吸了一口气。

 

他已经尽量压低声音,围上去的人也多半围着喻文州笑问,想来是他们棋社的同学。黄少天蹭着鞋子努力在地上划了两下想要离开,一动连脚趾都好像跟着抽。

 

喻文州却似乎听到了他的动静,关切地走过来:“同学,你不舒服吗?”

 

黄少天立刻摆手说没有没有。

 

喻文州观察了他片刻,注意到他不自然的左脚,“别动,站直了,忍过这一会儿就好。”

 

黄少天当然也知道,却见喻文州似乎是找了个说法请他的朋友先行,自己反倒留了下来。

 

他们俩在草坪边的暖阳里站了一会儿,久了都微有些薄汗,几分钟后黄少天活动了一下恢复知觉的脚,“谢谢学长关心啊,我真没事儿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见你在旁边看了很久,是不是喜欢这个,要不要来和我们一起?”

 

黄少天便这样和喻文州熟悉起来,彼此互留了联系方式,不过他并不喜欢下棋,没有加入棋社,后来倒是因着学姐和喻文州的缘故加入了学生会,也就越发熟悉起来。


评论(2)
热度(148)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