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千山万壑(二十)》

Chapter20

 

 

打完电话,黄少天又在沙发里窝了好一会儿,坐得肚子都有些饿了,划开手机看看,才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午饭是在医院里吃的,挂着水不便,医院里又人多眼杂,也不方便让某人喂一下,吃了几个买来的蒸饺,喝了半碗粥就当午饭了。

 

饭点的时候没吃多少,又算是出门来回了一趟,那点蒸饺仿佛已经消化得差不多。黄少天见微信里没有喻文州的消息,也不知他何时回来,不如先把饭做了,等人回来就可以一起吃了。

 

也不知他后来有没有胃不舒服?年假里遇到需要赶回公司才能处理的工作,多半不是什么轻易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这边黄少天打开冰箱,寻思着自己能做些什么东西出来,而另一边喻文州早到了公司,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着桌面上铺开的一大摞资料。

 

是一个和别的公司共同完成的大项目,说来这件工作现在并不归他管,但事涉当年,最初拟定协议的时候,前期的很多工作,是喻文州将将来到这个公司的时候和项目组的人一起参与的。后来他升了职,调动到了S市的总部,加上已经过了些时间,项目组也还有其他离职的同事,这个项目,就重组了新的人员来跟进。

 

当年参与项目如今又还在公司任职的,大多都已被公司内部进行了工作审核,这般重大错漏,即便不是每个人都有直接责任,到底也不能一时就理清楚。

 

不过现下,当然还是解决问题更要紧一些。

 

喻文州大致看了一遍目前能找到的资料,将当年自己参与的部分重点存档下来,以备今后重新整理,眼下尚且还有一些查漏未全,下一步如何,还并没有决议下来。

 

看完后他将资料原件送回封存,造成的漏洞情况也还未查明,如今也不算是最难过的时候,喻文州活动了一下脖子,才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急忙拿出静音的手机看了看。

 

已经是晚上八点一刻,手机里有很多条来自黄少天的微信,不知是不是因为怕打扰,并没有未接来电的提示。喻文州看着一条条询问情况的微信气泡,回复了一句这就回来,便去取车回家。

 

一路上仍然遇到堵车,这一堵车,出公司时黑了大半的天便不知不觉黑了个彻底,天上忽然飘起雨,滴滴的溅在了车窗上,风吹雨打,看窗外灯影幢幢。红绿灯闪了闪,车流似乎有了微弱能动的趋势,喻文州向前开动了一点,离了一点距离跟在前一辆车后头。

 

回家时已经晚了,往日加班回家,总是黑漆漆的,要么太晚匆忙洗洗就睡了,要么再赶些带回来处理的事务,尤其是逢着次日有会议,基本上都是准备到深夜。实在饿了,便停下歇歇,随便煮点面条或者速冻饺子什么的吃吃。

 

而现在餐桌边的灯突然打开,不过两秒钟眼前便闪过熟悉的身影,黄少天接过文件夹放去书房,嘴里还催着喻文州赶紧洗手吃饭。

 

“你吃了没有?”喻文州顿了顿脚步,目光中很是担心。

 

“吃了吃了,等你到七点钟还不回来,就先垫了几口。”黄少天快步从书房出来窜进厨房加热饭菜,“还留了一半肚子等你回来一起吃,我棒不棒?”

 

厨房门口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咧开嘴冲着喻文州一笑,笑一笑又马上缩回去。油锅里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不知是什么待炒正在热油爆锅的声音。

 

最暖心是人间烟火,喻文州不知已经过了多久,才能重见这样大夜里回家,仍被守候的温柔。

 

一瞬间似乎忘记了那些踽踽独行和忙碌周折,洗完手才要去厨房帮忙,手里就被塞进了两副碗筷。

 

喻文州笑着回到餐桌放好,不多时,热气腾腾的菜肴就端了上来。

 

暖黄的灯光下,喻文州面前被放上了一碗颜色鲜艳的番茄牛肉汤,汤像是熬了很久,香气扑鼻,汤汁都有些稠。熬软的番茄化了一些在汤汁里,整碗汤红艳艳的,喻文州拿起勺子喝了两口,觉得味道正好。

 

黄少天眨眨眼睛,“汤还不错吧?但是菜就很简单了,我就随便做了点,你将就吃一下。”

 

确实简单,青椒肉丝和炒空心菜,还有一个看上去卖相不怎么样的糖醋藕片,黑乎乎的一团糖醋汁里裹了一团切得大小不一的藕片,还有些藕片互相粘在一起,醋味略重,不过也还能吃。

 

喻文州见黄少天眼巴巴,目光直盯着自己夹起一片藕片咽下去,不由起了一点促狭心思,故意皱起眉,一副咬着舌头被酸到的样子。

 

“是不是热过更酸了。”黄少天小声嘀咕,把空心菜往喻文州面前推了推,“我之前吃着就觉得藕片有点……你尝尝这个,我才炒的。”

 

喻文州闻言又夹了青菜,每样菜都吃了吃,想起来番茄汤味道不错,但桌上盛上来的,大碗里番茄牛肉居多,汤没多少,就站起身想去厨房砂锅里盛。

 

刚站起来就被黄少天嘴里哎哎你干什么你要什么我去拿的一串话止住了脚步,“我去盛点汤,你要不要也喝一点?”

 

黄少天摇摇头,又拉着喻文州坐下,义正言辞一句:“不行,不能中途喝汤,你不是胃不好吗,饭前喝汤是暖胃,你要是觉得好喝,吃完歇一会儿再喝点也行,一边吃饭一边喝汤你胃不疼了是不是。”

 

“反正砂锅那边开着小火也不会冷。”黄少天放下筷子转过头,“对了你胃怎么样了,后面还有不舒服没,用不用晚点再吃药?”

 

之前空腹开车的时候是有一点,但是喝了汤吃两口饭已经好很多了,一顿饭下来,不时还混杂着黄少天不能吃那么快,藕片酸就少吃点,对了胃酸是不是也不能吃醋啊等等诸多言语。喻文州想倒还有嫌自己吃快了这种新说法,最开始在学校经常一起吃饭的时候,不是黄少天老催快点快点到后面已经无力吐槽了么。

 

一顿饭慢腾腾吃完,收拾完碗筷,等到黄少天在沙发上一蹭一挪要靠近,喻文州才想起来他们之间理论上还在互相‘冷静’。

 

“你今天这么急回公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黄少天蹭到喻文州身边了才开口,这一句话勾回了喻文州的思绪,“嗯,以前的一个项目,突然有点东西要核查,不过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完,大概是要有一段时间,你别担心。”喻文州抓住那只往自己身上蹭的手,“下午没来得及看手机,没及时回你消息,不过你也不用等我到那么晚,早点就该吃饭了,中午本来也没吃多少。”

 

黄少天瞪了喻文州一眼,“还说我该早一点,我理解你忙起来可能顾不上时间,一不小心就错过了饭点,但是你胃不好,这样下去,会越拖越坏的,就算不能按时吃饭,我给你买点饼干什么的你带去办公室吧,虽然你不怎么吃零食,填一下肚子总也好些。”

 

“好。”喻文州答应着,摸摸黄少天的额头,倒是不烫了,能忙活做点吃的,可能精神也好多了?今天总算没有反反复复再烧起来,看来这个感冒,终于是接近过去了。

 

不过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开会讨论,也不知别的同事那边的种种核查做到什么程度了,喻文州下午本有心不休年假了,毕竟工作要紧,转念又想起现在可不一样,以前一个人赶工作无所谓,如今家里可还有一个人啊。

 

何况黄少天还在生病,如果是到处玩,他自己倒还能出门逛逛。输液还有最后一天,之后要不要继续也要去医院好好检查,喻文州在脑海里计算了时间,如果上午陪黄少天去输液下午回公司工作也来得及,只是可能真的没时间陪着四处游玩了。

 

心里有些可惜,事情又着实要紧,且目前还不知缺漏是不是真出在了项目前期,这一查起来,一层层的,得有一段时间好忙了。

 

“对了明天医院我自己去吧。”黄少天抱着喻文州的手臂蹭了一下,“其实我觉得已经好了,不过你肯定要说医生都说要输三天再看,反正也就几个小时,要检查什么的我明天一并看了就行,估计也最多就再验个血。你要是忙的话不用顾及我,S市什么都很方便,医院这么大的地方也好找,明天你直接去公司吧,记得把早饭吃了就行。”

 

“另外胃药的话你带一点去公司吧,这突然忙起来,又才发作过,可能你休息着还没事忙着就很容易再发。”黄少天想到手机里翻到的关于胃病的注意事项,又补充了一句。

 

怎么一夕之间变得这么乖。喻文州放松了身体,伸过右手揽着黄少天向后靠到了沙发靠枕上。怀中人的体温温暖,毛茸茸的头发扎得颈窝微痒,可这一切都让人觉得心中安宁,熟悉又亲近。

 

纵前方风雨欲来,也不再觉得孤独难行。


评论(9)
热度(134)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