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你还喜欢我吗?》

(科幻 paro)

 

 

日历一页一页翻过岁岁年年,到如今,已是8102年了。

 

这是一个科学技术空前繁荣的时代,各种先进的设备层出不穷,然而不知出于何种缘故,也许是念旧,手机这种早年间生产出来的电子设备竟然仍在使用。当然,虽然名称依然,手机却早已不是当年的手机了。

 

这个时代,于社会中生息的灵长生物已经不仅仅是人类了,日渐被人们发现的,精灵族便是其中之一。这个种族的生灵,在容色上颇为上天眷顾,平均身高稍稍低于人类,但无论性别,生得都是极为漂亮。

 

时至如今,上层的管理人员都在联盟中有着自己的地位,而在联盟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喻文州就是其中之一。

 

此人自幼聪敏勤奋,不过将将20岁,便已从时下排行第一的综合学院毕业。这所学院向来是云集联盟的重点培养人才,能进入里面学习的,无一不是各地区的优秀学生。

 

他从小成绩好,各科都很出色,尤以战术及管理思维见长,这种成绩好,即使是在人才济济的学院里,也未曾掩去光彩。这不,他才从学院毕业,便立刻被联盟选中了。

 

新官上任的联盟蓝雨分部一队队长喻文州,在实习期结束办理完各项手续之后,急需购入的,便是联盟内部通用的AR智能手机。

 

蓝雨分部在联盟里属于豪门分部,对于新晋的人才,向来是不吝啬的。官方目前正好出了两款新机,左右需求不如买个好的,喻文州这样想着,便不再对比各样机型数据,直接从两款机型里选了一个。

 

他看过机型样式颜色,心中思定主意,便告诉官店自己的需求。购入手续大多由联盟后台签办,他也没太在意,签名之后便拿着新机回家了。

 

这种智能手机之所以智能,除却科技的先进性,更有个奇妙的缘由,便是内链精灵族的某种程序。

 

喻文州坐在空气沙发上,回想起店里交付他手机时那位办理人员听他说是第一次使用时眼里的笑意,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进入官方APP注册之后,天色已晚,喻文州进浴室洗了个澡,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便躺下入睡了。

 

次日天光大好,喻文州又是个生物钟敏锐的人,当第一缕晨曦透过窗间时,他便自然而然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却仿若是一个梦境,手边似乎有轻软的痒意,侧目去看,一个金发的少年倚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香。少年有一张白净的脸,鼻子长得高高的,不知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嘴角边还挂着一丝甜美的笑意。

 

喻文州没有被家里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惊到,他坐起身子仔细瞧了瞧,反倒觉得这少年生得着实可爱。

 

“唔……”正思忖间,少年似是被阳光晃得醒了,鼻尖皱了皱,气呼呼地嘟起嘴,从甜美的睡眠里不情不愿地醒来。喻文州觉得好笑,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发,指间接触到少年温热的皮肤,细腻光滑,温热柔软。

 

“文州早上好呀!”少年睁开眼睛,没有想象中的起床气,反倒是冲他大大的绽开笑脸,声音疏朗,眼睛大而有神。

 

“哦?”喻文州微微一笑,“早上好呀,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我当然知道啦。”少年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你昨天在手机里注册了嘛!”

 

“注册?”喻文州回想起办理人员的笑容,不知自己的脸上笑容也越来越明显,“你能看到我的手机?”

 

“你是我的内链对接人嘛。”少年亲昵地蹭了蹭喻文州的手臂,伸手在空中点啊点啊。喻文州眼看着一截光洁的手腕在眼前晃啊晃的,不由得又摸了摸少年的头发。

 

少年的手指调开了手机AR使用说明书,原来在最新款里,通过手机程序里的传送门,不仅仅是内链了精灵族的专利技术,更是配备了一对一的智能‘服务’。

 

“我看你人还不错。”少年看着眼前人清隽的眉眼温和的眼神,“可不要欺负我啊,你是我的第一个客户呢,但是我技术你放心的,对手机好一点,用久一点啊,我可不想换到我师兄遇到的那种凶客户,那我就很难转正啦。”

 

少年一本正经说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动作,“忘了介绍一下,我叫黄少天。”

 

他似乎没有完全睡醒,此刻眼里有些犯迷糊,垂下的金发在大大的眼睛前拂动。喻文州看得心中一软,伸手握住少年的手轻轻摇一摇,“知道了我的小精灵,再睡一会儿吧。”

 

 

今日是周末,喻文州正常休息。于是黄少天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立刻便嗅到了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他揉揉眼睛,走进卧室里带的卫浴室,里面洗漱用品已经给他摆上了新的,暖黄色的,质量也很上乘。旁边还有一套淡蓝色的,他想那大概是喻文州常用的吧。

 

黄少天咧着嘴笑一笑,觉得遇到的人是真的好,开开心心洗漱好,才一走到餐厅,智能餐桌就升起来。

 

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每一种都只有一点,但是种类丰富,叉烧包奶黄包流沙包各一个,还有凤爪虾饺双皮奶什么的。黄少天看得满心欢喜,正笑着就见喻文州从客厅那边过来。

 

喻文州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衣下搭着一条藏蓝修身的西裤,式样简单却很称身材。他的头发梳成中分,柔软的黑发搭在头顶两边,细长的眉眼温柔又亲切。

 

“少天睡醒了?”喻文州走过去陪着黄少天坐下,伸手给黄少天倒了一杯蜜茶,“我猜你大概喜欢吃甜食,但不知道你具体的口味,就随意备了一些,你看看喜欢吃什么,以后经常弄给你吃。”

 

“哇你对我真好!”黄少天幸福地吃着早茶,“这些我都很喜欢,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喻文州眼看着少年的欢喜神态,唇角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关于黄少天的喜好当然也存在手机里,他这么聪明,当然会翻出手机来看。

 

 

时间一日一日走过,一人一精灵之间已经极为熟悉,他们之间的相处完全不像是对接客户,反倒亲密得像是一家人。

 

喻文州家里房间多,但他却没有给他的小精灵单独留出一个房间,反而两个睡在一处。每一日早晨,喻文州先醒来,便哄着依偎在他怀里赖床的小精灵起床。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出门,极简风格的家居环境里,一日一日的多出了许多黄少天喜欢的小东西,渐渐的喻文州原本安静极了的生活里,也多了那么多欢喜雀跃的声音。

 

这样快乐的日子,这样每一日回家在楼下都能看到家里亮起的暖黄灯光的日子,喻文州觉得喜欢极了。他越来越宠他的少天,朋友们都说:你家里的小精灵怕都要被你宠坏了。

 

喻文州温温柔柔的笑,那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少天,他当然宠着疼着啊。

 

却不曾想,到了三年后手机例行维护的日子,却让喻文州第一次见到了黄少天落寞的眉眼。

 

 

那个平日里脚步轻快行动如风的小少年委委屈屈坐在冬日里冷冰冰的地板上,地暖没打开,整个家里都是冷冷的。黄少天见他回来,红着眼角站起来,眼神里没有熟悉的灵动光彩,只有愣愣怔怔的不知所措。喻文州看着心疼极了,来不及疑惑就将他的少天抱在怀里,亲一亲柔软的金色头发,伸手在空中点点,唤醒家中的加热系统。

 

“少天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地暖也不打开?”喻文州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怕再给怀里的少年添上哪怕一丝的惶惑。

 

“文州哥哥……”黄少天抽了抽鼻子,搂着喻文州的脖子也不说话。喻文州心里着急,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将他的少天抱起来,两个一起窝在了柔软的大沙发里。

 

“我没有权限。”黄少天委屈地看一眼喻文州,又双目无神地看了一圈家中的各种设备。喻文州皱着眉头,他不明白,家里的东西,什么时候他的少天没有权限了?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从喻文州怀里坐直了,手里点出一份档案来,他将档案拖给喻文州,立刻就把头扭了过去,不一会儿又偷偷眨着眼睛转回来,眼睛紧紧盯着喻文州的神色。

 

喻文州点开档案,他倒要看看,是什么内容让他的少天这般难过。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哭笑不得,原来,当日他所购买的手机,并不是如今用着的这一款。

 

手机里的内链精灵服务是针对每个手机的功能设定的,一个手机一个小精灵,要换的话,服务小精灵自然也会换掉。喻文州叹了口气,他还以为多大的事呢,却没料到黄少天见着他脸上沉静的神色,以为自己要被换掉了,大大的眼睛里全是泪水。

 

“少天?”喻文州吓了一跳,忙忙将他的少天抱回怀里,亲了又亲哄了又哄。黄少天缩在他的怀里,修长的手指揪紧了喻文州的衣服,小小声开口:“你是不是要换掉我了,你还喜欢我吗?”

 

喻文州垂了眸,无奈地看着怀里委屈巴巴的黄少天,“想什么呢,真是个小傻瓜,我哪里舍得换掉,我最喜欢你啊。”

 

黄少天的双手还搭在喻文州的胸口上,闻言立刻就笑开了花,“真的吗真的吗,文州哥哥真的不会换掉我?”

 

“当然是真的。”喻文州吻住怀中人柔软的红唇,“只要你,只喜欢你,而且哪怕以后手机坏了,你不是我的服务内链。”

 

“可你是我的心上人啊。”


评论(14)
热度(106)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