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四时朝暮 2》

2

 

 

不想再横生枝节,于是就近在小栈里吃饭,见沈珊珊摆手说随意,黄少天便听店家的推荐点了几个菜,又玩笑着跟店家打听了镇上可以游山玩水的去处,几番玩笑逗得老板娘乐呵呵的去了厨房,方才坐下身来。

 

小栈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在大堂,整个小栈也不大,就两层楼。听着老板娘的脚步声远了,靠窗的小桌上才响起交谈的声音,穿风衣的年轻人替沈珊珊倒了杯茶,“沈医生,我叫喻文州,先前真是谢谢你了。”

 

“喻先生太客气了。”沈珊珊喝了一口店里的热茶,“该是我向你们赔礼才对,我们镇上少有来客,尤其是近几年,几乎没有外人来,邻镇上做生意的都是打惯了交道的,可你们从前没人见过,所以才……”

 

沈医生说着说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却喝着茶又偷偷看了黄少天几眼。黄少天扬眉一笑,“沈医生不必在意,也是我和师兄不知这里的情况打扰了,你放心,我们写完生过几天就回去了,不会惹上是非的。”

 

黄少天的声音很干净,且带着一种少年人的舒朗气,较之喻文州低沉的嗓音显得更生动活泼些,“沈医生可以叫我少天,我们平时在学校都很随便的,你要是叫我黄先生,我可不像喻师兄,在学生会还会去参与一些校外活动,这么叫怪别扭的。”

 

沈珊珊听着这活泼的语气脸色也放松了些,“那少天可以叫我一声姐姐,我也就毕业了几年,大不了你们多少。”

 

“珊珊姐。”黄少天笑着答应,“那珊珊姐可要好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里的好吃好玩的,也免得我们胡乱找了。”

 

“吃的倒是不很多,主要都是鱼虾类的特色菜,和蓝城的还是有些不同。我以前大学也是在蓝城那边读的,大城市吃的多,也未必觉得我们这小镇好吃,就当吃个新鲜吧。清河镇有名的景点有两个,一个是你们进镇子时一定会看到的清河,还有一个是山上的观音庙,我们镇就这么大,这年头拜祭的人也不多,不过那庙宇建在山崖边,从山上眺望河流和树木,以及俯瞰整个清河镇青砖白瓦的建筑,都挺不错的。”

 

“只是你们也听见了,别往镇子的小巷子里走,里面多是住户。需要买东西的话就顺着大路去吧,那边有银行和超市。”

 

“珊珊姐别怪我多嘴啊。”黄少天插了一句,“我也不是想打听你们镇子上的事情,但是被针对了一顿,总还是有点不明白,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们一点么?”

 

沈珊珊闻言叹了口气,表情倒也没多大变化,“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你们在城里应该也有听说过,镇子里的土地,都是每十年轮换分配的,我们镇子今年就正好是个分配期,大家对分配有些不满意。”

 

喻文州远远听到老板娘端上菜的脚步声,但直到见着人走进来,才察觉到似的挪了挪桌上的茶水,“看这鱼真是和蓝城的有些不同,闻着也很香,我们要谢谢老板娘推荐了。”

 

老板娘放下菜盘笑笑,“你们喜欢就好,不是我说,我们小栈虽然不大,但后厨的师傅手艺是真好,你们趁热尝尝。”

 

喻文州分了筷筒里的筷子给黄少天和沈珊珊,等两个人低下头吃了几筷鱼,他才浅笑着接话:“我有听同学提到过分配田地的事情,想来耕地习惯了大家都不想调换。不过我们也只能从书本上看到介绍说分配制度,也不清楚每个地方的实际情况,这看着也不容易啊。”

 

“就是啊。”沈珊珊揉揉额头,“镇子上还有人急得血压都高了,这连着争了好些天了,你们就离他们远些,好好画画,别在这当口跟他们起口角。”

 

喻文州和黄少天点点头,三个人谈笑着吃了饭,沈珊珊看天色也有些暗了,就起身告辞回家去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回到房间,解毒药并没有触发反应作用,但两人并未放松警惕。

 

 

一觉醒来,天色微亮,喻文州向店家打听了一下短期租房,在一个临街的小院子租了十天。

 

院子里大的小的摆开了好几个画板,画板上还夹着几张画花草的画儿,黄少天站在院子里的水龙头前洗了一大包画笔,摊开在小石桌上晾干。

 

他最近总是头疼,精神力也不能完全集中,心中很是烦闷,不过他面上不怎么显露,刻意敛藏了自己的部分情绪。可他不知道,他情绪上哪怕一点点的变化,都会轻易被喻文州察觉。

 

喻文州也不说破,他注意到临近的几户人家,有人从窗子边阳台上打量着黄少天在院子里洗画笔的举动。他见黄少天忙得差不多,站在门口招了招手,“少天进来歇会儿吧,明天我们再出去画画。”

 

黄少天在院子里回头冲他笑,“喻师兄我这就进来,你等我摆好最后这两支,我得摆好点,怕画笔被风吹到地上弄脏,我就又要重新洗笔了。”

 

喻文州凝神不动,精神力察觉到看着他们的目光都收了回去,才对黄少天使了眼色。两个人进屋关了门,黄少天吞下了他今日份的药剂,苦得直咂舌。与简易茶几完全不相匹配的精致骨瓷杯里袅袅飘散过来些用锡兰红茶调制的奶茶香气,黄少天窝进沙发里喝了好几口奶茶,皱眉的表情才舒展了些。

 

“喻师兄,我看你临走前收了半天东西,居然奶茶和杯子都带上了,佩服佩服。”黄少天向后靠到靠垫里,瞥了一眼半空中的防护仪,“不过你调奶茶的技术还真不错,我很喜欢这个味道,老魏说我跟你以前特别熟,我一开始还不信。”

 

“现在信了?”喻文州坐到了黄少天旁边,端起另一杯奶茶呷了几口,“你不是都把零食吃了么,现在还来说我居然带了奶茶,吃的用的你不是都翻了个遍?”

 

黄少天微微睁大了眼睛,看向一旁眯着眼养神的喻文州,“你知道啦?”

 

喻文州坐起身,“嗯,我看着你翻东西的。”

 

“哼,知道你厉害,气息藏得好,欺负我现在精神力弱是吧。”黄少天的声音有些低落,但他很快收好表情抬起头来。

 

“当然不是,少天。”喻文州的眼神有些心疼,被他喝着奶茶以刘海遮挡住,“少天,我永远不会欺负你,我只是想说,不用背着我看东西,三个科学伸缩袋都在这儿,你想看哪个,要找些什么,直接看就好。”

 

“哦,知道了。”黄少天的表情淡淡的,分不出是一种怎样的情绪,“这些天要麻烦喻师兄了,我也不知道以前和你关系到底怎么样,平日是如何相处的,要是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你也直接跟我说。”

 

喻文州没有回答,沉默地倒出壶里温热的奶茶,见黄少天去院子里看画笔了,客厅里才响起一声轻微的叹息。

 

黄少天的精神力紊乱,是现如今最大的问题,精神力紊乱导致记忆也有些混乱,武力值也是锐减。这样下去,对战队,对整个蓝雨,都是极其不利的。

 

他们来到的清河镇说来只是一个全是普通人的小镇,较之哨兵向导规制已经健全的蓝城,落后了不止一点半点。

 

不仅是规制,各样建设,都是完全不能比的,这种类型的地方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是第一次来,几乎是立刻便发现差距之大。

 

黄少天失忆后记不得本身拥有多么好的条件,喻文州却记得分明,几大军区所拥有的科技条件,又较之大众流传的还有些区别。却不曾想,如此临近蓝城的镇子,竟还有这样不配合规定的古旧思维。

 

喻文州透过大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院子里来回走的黄少天,眼神温柔如水。可那一场变故后,让他连这样的眼神,都要躲着心上人才敢不收敛。

 

如今的喻文州对黄少天来说就是个几近陌生的师兄,黄少天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些记忆,认得魏琛和叶修等人,却把在军区学习的十年时光,连带着已经和他配对结合过的喻文州,都忘得一干二净。

 

却不知为何,黄少天在如此记忆紊乱的情况下,却在精神图景里看到一个他此前从未到访过的小镇。魏琛听着黄少天描述的场景推算了一番,发现这个小镇是黄少天的父母曾经出过任务的地点,心中不由得诧异。那个任务相关蓝雨的秘辛,实在也容不得大意。

 

虽说时隔之久,甚至连黄少天的父母都已不在人世,魏琛心中到底存了隐忧,又念着这地方会不会有什么蹊跷,也许能催发黄少天恢复记忆力也说不定。毕竟,在一个战区,于乱世背景,没有精神力的哨兵向导,是没有存在意义的。

 

黄少天本来是这一辈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是蓝雨的秘密武器,只等他从军校毕业,就要立刻投入作战队伍的。这样好的苗子,可一定不能因为一场意外,就将之前的努力和期望都付之一炬。

 

这才有了喻文州陪着黄少天到小镇查探一番的任务,不管成与不成,总归是要一试的。


评论(7)
热度(72)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