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执念若生而不灭,勉强放下只是更易入了心魔。
 

《千山万壑(十二)》

Chapter12

 

 

我当然不……

 

黄少天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念头,端着碗的手也不知不觉放下来,他的目光追向喻文州的视线,却只能触及到心上人一瞬间冷淡的眼。

 

怎么又变成这样。黄少天在心里苦笑,两年前最后在一起的回忆,就是在日日消磨中,若有若无掺杂这种冷淡的味道,怎么时至今日,好不容易温存一会儿,就要再发展一次那般苦熬的淡漠。

 

他反反复复在心内提醒自己不可以任事态循环发展,忙又抬头去观察喻文州的脸色。喻文州仿佛看上去也有些后悔,狭长的眸子微垂着,发现黄少天看过来,若无其事一般伸手去夹盘子里的蒸鱼。

 

蒸鱼本来就没有多少刺,鱼腹上的肉鲜嫩无比。喻文州剔下一大块鱼肉放到给黄少天装菜的小碗里,低下头去喝自己的粥。

 

“快吃吧,虽然等会儿可能要查个血常规,但大中午的,你之前也没吃多少东西,总不能一直空腹。”喻文州说完,又仔细去剔鱼肉,连大刺都挑了出来,只将雪白鲜嫩的鱼肉放进黄少天面前的小碗里。

 

黄少天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下意识鼓了鼓嘴。喻文州瞥到他这个陷入情绪并不自知的小动作,不由得微微笑了。

 

只是一个浅淡的微笑,却融化了先前的淡漠气氛,连带脸上肌肉线条绷起的弧度也松了些。两个人都不再深谈,认认真真把饭吃了,只偶尔说那么一两句毫不相干的闲言,却仍然吃得很香。黄少天仅看着喻文州的眉眼就觉得满足,只不知在那不算久远的两年分离里,爱的人又是否能想起努力加餐饭。

 

吃完了饭,喻文州叠着碗筷要拿去厨房洗。黄少天本来站起来要帮忙,被清凌凌的一双眼一盯,便只好放开了手坐回客厅去,坐下又想起感冒了多喝水好得快,虽吃得很饱,却仍是象征性地喝了两口热水。

 

喻文州眼角余光扫见黄少天乖乖坐沙发里去喝水了,终于敛了几分心里的担忧心疼,转而迅速去了厨房收拾碗筷。没多一会儿便弄好了出来,擦干净洗手后的水珠,瞧着黄少天在沙发那边眼巴巴的望过来。

 

额头的温度似乎比一开始摸的时候要好一点,但这么反复也不是个事儿,喻文州打定主意要让黄少天去医院,便拎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钥匙,又去卧室里拿上钱包一类的物品。

 

黄少天见他走来走去,也不知他这么来回忙碌了多长时间,做饭的时候有没有停下歇歇,这样一想心里顿时就不太高兴。虽然喻文州是为了自己才忙碌,但怎么也不注意下身体。

 

喻文州很快从卧室里出来,招呼着黄少天要走,被沙发里窝着的人一把拉住。他不明所以,眨眨眼睛看着黄少天,被强行按住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少天,没有精神出门?”喻文州搂一搂身旁因为发烧而比平日更热的身体,眉头皱起来,“哪里不舒服,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我没有很不舒服……”黄少天扁扁嘴,“都说了我只有一点轻微的感觉,感冒不都是头疼脑热一下,这会儿也不觉得很难受,你看看这时间,正好是人家医生下班吃饭的时候,你就不能先坐会儿。”

 

黄少天伸手去按喻文州的太阳穴,“别担心我了,没什么大事,你自己不也忙了这么久,要是累病了可怎么办?”

 

“哪里就累病了。”喻文州被逗笑,“这才哪跟哪啊,我自己平时也要吃饭的。”

 

喻文州笑说着,好像忘了自己忙起来,经常就随便糊弄一下,不饿到胃疼根本想不起来吃饭的时候。

 

黄少天狐疑地打量了喻文州一眼,他不是没有见过喻文州忙着实习的样子,要不是因为自己去蹭饭,怕是都不知道喻文州是在怎么糊弄饮食。

 

他有些不敢去想这两年喻文州的生活,可很多事情摆在眼前,由不得人不经心。这才两年,就可以在S市安家落户,且不说有没有依靠一点父母亲友的相助,把各种条件都抛开,就只算是工读结合在国外一年,那一年又是如何的辛苦。

 

在他离开喻文州的两年里,这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换得像如今这样站在他的眼前。

 

可喻文州见着他,只字未提辛苦,也不责怪他两年前的种种,对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以待。

 

黄少天越想越有些不是滋味,他原本按揉着喻文州的太阳穴,想让那人放松着坐一会儿,刚揉了两下就被喻文州抓住手搂进怀里,额角处能感觉到那人平缓的呼吸。

 

黄少天抬手搂紧喻文州的腰,这么好的人,当初怎么竟然舍得去丢下,这两年对于彼此,又该都是多么不堪忍受。

 

他自己造的孽,只好尽数吞下,可喻文州呢?

 

喻文州只看到黄少天的头越拱越低,到最后拱进了自己的胸口,蹭来蹭去的。不知是不是拱得有些气闷,又把脸朝着外透口气,却怎么也不肯从怀里出来。

 

喻文州看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便伸手揉了揉。黄少天侧着脸看他,姿势扭着也不嫌难受,大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热乎乎的身体黏着,是半点儿也不放松。

 

伸手捏一捏黄少天的脸,被侧开脸避了避,喻文州垂眼看着黄少天一动不动的赖在自己怀里,他心里好笑,右手扣着黄少天的手,“撒娇也没用,医院还是要去的。”

 

“谁撒娇了!”黄少天不满地哼哼,脸一下子红了,他想坐起来指着喻文州狠狠吐槽一通,却又不舍得拥在一起温暖懒散的感受,眯了眯眼,倒觉得有些困了。

 

“少天别睡,我们还要去医院呢。”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托起来,被人捧着脸摇了摇,他苦巴巴的睁开眼瞧着面前的温柔眼波,“我真的没关系,文州你让我睡会儿,真的就一会儿,我醒来肯定就好了!”

 

信你才怪呢,药都没吃,高烧还能因为你不想去医院就自己退下来不成?喻文州咬了咬黄少天的鼻尖,“起来了,我们去医院看了就回来,回来你想怎么睡都行。”

 

“哎别。”黄少天推了推喻文州,“好了我起来还不行吗你别凑我口鼻这么近,我怕传染给你。”

 

 

磨磨蹭蹭休息了一阵儿,眼看着就过了二十多分钟,等到驱车来到医院,挂完号已经半下午了。

 

S市人流多,这季节空调病的也多,排队得好一会儿。拿完了号黄少天就坐在大厅里开始玩手机,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但鼻子因为感冒有些瓮瓮的,闻了一会儿好像都不怎么能闻到了。

 

之前在家里时不觉得,一出门被风一吹,他的喷嚏就忍不住了,打了几个喷嚏后又开始咳嗽。喻文州见状,按动按钮关上了黄少天贪凉开的车窗。看天气预报S市这几日也是阴雨不断,眼下虽未降雨,但天色阴沉沉的,风吹得挺大。

 

好在没吹多久的风就关了窗,喷嚏和咳嗽却一起来就停不下去似的,黄少天喝了几口车里放的矿泉水,蔫儿蔫儿的抠着瓶盖。

 

这下来到医院,门诊部的廊道上咳嗽的声音也多,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流,气氛却全然不是大街上热闹鲜活的样子。

 

喻文州轻轻握一握黄少天的手,示意他先坐,自己去屏幕那边看排号了。

 

 

看了医生,舌头上压着棉签啊了好几下,又例行去验了血(想来都过几个小时了做个血常规也没什么),一番检查下来耗费了不少时间,不过倒确实没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扁桃体肿得厉害,温度又高起来,还是让先输液三天。

 

黄少天苦着脸,“医生啊,我吃点药不行吗,一定要输液啊?”

 

“不输液退不下去烧啊,你这个温度有点高了,反反复复的不见好,不输液怎么行,年轻人不要不在意感冒,这些天来医院的,大多是你们这种年纪的人。”

 

“实在忙的话,打针也可以试试,配上吃药,不行的话还是只能来输液。”

 

“别别别医生您说了算,我不打针我真的不打针我直接输液好了。”黄少天看了一眼在他身旁的喻文州,可别吓他,难道要喻文州看到他脱了裤子打针的样子?

 

“你们应该还是学生吧,这差不多应该也是放暑假的时候吧,有什么着急的?”医生开了药单,见两人衣着休闲,尤其黄少天看着还带一点少年气,“让你同学陪你去拿药吧,三天输完了还要再检查的。”

 

喻文州眼光瞥到黄少天奇奇怪怪地盯着他,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也没多在意,就细细的问了几句关于病况。拿了药单,他将黄少天拎到空的椅子上坐着,见黄少天还要跟着去缴费取药,不由得沉了声音:“你还走得动?都咳成这样了,好好坐着,别乱跑,不然等会儿我还得找你。”

 

眼看着喻文州看了指示牌去缴费了,黄少天才又啪嗒啪嗒敲击着回复:“唉学姐,你问我玩得怎么样,我在医院呢,玩得可开心了。喻文州逼我来的!”

 

“你感冒这么严重?”学姐很快就回复了,她本来就有些不放心黄少天,刚在车上的时候两个人就一直在聊微信,“要不要紧啊,去看了医生就好,你别一个人瞎撑着,听文州的话,不然我就去那边找你,一起压着你输液你信不信?”

 

真是我亲男朋友,我亲学姐!黄少天在心里唉声叹气,他一向讨厌医院,这好好的旅游居然变成医院一游,想想也真是服气。


评论(7)
热度(84)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