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酒清茶
一个废话很多的人。
 

《千山万壑(十四)》

Chapter14


双唇相贴肌肤相亲的接触感热切又温柔,两个人相互抱着,身体像是黏在了一起,手臂下磨蹭到的皮肤温度逐渐升高,细汗黏黏糊糊蹭出来,客厅里传出大口喘气的声音。


亲到唇瓣都微微红肿才消了几分热切的情绪,喻文州的鼻尖抵着黄少天的,眼神缱绻极了,他用自己的鼻尖轻磨着黄少天的鼻尖,满腔的爱意散溢着,拦在黄少天腰间的手圈得紧紧的。


黄少天喘平了气,嗓子一阵发痒,但他搂着喻文州的脖子,整个人都被亲软了,根本起不来去端茶几上的水杯。喻文州凑得越来越近,起初只是鼻尖磨蹭鼻尖的亲昵,渐渐地鼻尖压紧了些,温热的双唇几乎立刻又要压回来...

《千山万壑(十三)》

Chapter13


无聊至极地眼看着吊瓶里的药液一滴滴的流进血管里,黄少天第八百次哀怨地看向喻文州。


气死人了,真是气死人了!黄少天在心里怨念了无数遍,侧眼瞧着坐在他身旁看着一页报纸的喻文州,老天爷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喻文州会看这种只有爷爷家才会有的东西啊?


等待输液之前的几分钟里,黄少天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就看到说去车里拿水的喻文州不知从哪儿买了一叠报纸。他目瞪口呆地表示佩服佩服,喻文州不以为意,早见惯了黄少天对他的种种行为报以如此眼神,只拍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他快去扎针了。


虽说治疗室需要保...

《四时朝暮 2》

2


不想再横生枝节,于是就近在小栈里吃饭,见沈珊珊摆手说随意,黄少天便听店家的推荐点了几个菜,又玩笑着跟店家打听了镇上可以游山玩水的去处,几番玩笑逗得老板娘乐呵呵的去了厨房,方才坐下身来。


小栈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在大堂,整个小栈也不大,就两层楼。听着老板娘的脚步声远了,靠窗的小桌上才响起交谈的声音,穿风衣的年轻人替沈珊珊倒了杯茶,“沈医生,我叫喻文州,先前真是谢谢你了。”


“喻先生太客气了。”沈珊珊喝了一口店里的热茶,“该是我向你们赔礼才对,我们镇上少有来客,尤其是近几年,几乎没有外人来,邻镇上做生意的都是打惯了交道的,可你们...

《四时朝暮 1》

1


距蓝城五百里开外有一处小镇,小镇前有条河,几十年前被镇上的人命名为清河,后来这个临河的小镇,便叫作清河镇。


清河的水是极清冽的,适逢三月,天气回暖,河岸边杨柳依依。柳条的尖儿泛出了青碧的颜色,金色的阳光散落在河面上,微风习习,那一闪一闪的金色摇曳着,天空上偶尔传来些鸟雀的轻鸣。


这一隅静美风物,恰好是两个外来人所看到的,关于清河镇的第一幕景象。


午后的风慵懒,浑然不觉有两个陌生人踏上了这片土地,黑色的轿车轻缓地停在了路边的树荫下,片刻后有两个人从车里出来。


他们的脚步都很轻,靠前的一人...

《千山万壑(十二)》

Chapter12


我当然不……


黄少天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念头,端着碗的手也不知不觉放下来,他的目光追向喻文州的视线,却只能触及到心上人一瞬间冷淡的眼。


怎么又变成这样。黄少天在心里苦笑,两年前最后在一起的回忆,就是在日日消磨中,若有若无掺杂这种冷淡的味道,怎么时至今日,好不容易温存一会儿,就要再发展一次那般苦熬的淡漠。


他反反复复在心内提醒自己不可以任事态循环发展,忙又抬头去观察喻文州的脸色。喻文州仿佛看上去也有些后悔,狭长的眸子微垂着,发现黄少天看过来,若无其事一般伸手去夹盘子里的蒸鱼。...


《千山万壑(八)》

Chapter8


夜深了。


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将原本安静的卧室嗡出了一点嘈杂,杂乱的心跳声被机械声掩盖,黄少天垂了眉眼,呆愣愣坐着,任由身后的人给他吹着头发。


要论起头发来,黄少天的发质并不软,毛茸茸的,用手指去梳理的时候还有些轻微的扎手。喻文州拢着指间的黑色短发,默不作声将那些发丝掀起来,一层一层仔细吹干。


那一个吻带起的迷乱心绪,阳台上的风怎么也吹不散,盛夏的夜晚闷热,那潮热的微风就像那个潮热的吻,铺天盖地的情绪淹没过来,只是一瞬间,便将他素日里引以为豪的冷静打破。他的眼前不断掠过黄少天孤零零蹲在地...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R》

(古风 paro)


山间的石子路上弥漫着层层叠叠的白雾,地面湿滑,细瞧还能发现旁边草木上凝结着的碎冰,大雪停停落落已经持续了大半个月,此间天寒料峭,四下里静悄悄的。


但静悄悄只在寻常百姓的范畴,若是习武之人,必定能够发现,顺着石子路过去的冰湖那边,正剑气激荡。


少年剑客持着一柄蓝色的长剑,身子横在半空,瞬间闪避过五六个人袭来的杀招,他的身形影影绰绰,在冰湖上寒气的掩映下,一瞬闪现出好几个身影。剑影步在他的施展下速度极快,几个身影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没有人分得清哪个是真的他。围攻的人似是一路,都朝着其中一个身影追过去,少年真正的身影迅速回转,向着相反...

《千山万壑(七)》

Chapter7


深夜吃东西不易消化,但饿着会睡不着也更伤脾胃,所以黄少天挑挑拣拣,最后在外卖的店家里买了两份骨汤拉面。


店家并不算远,很快就送到了,面也就没有因为外送时间长而变得不好吃。在冷气充裕的家里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骨汤细腻的白雾在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扑在脸上,眼见大碗的面汤上浮着干笋和两块大肉,还有半个微微流黄的鸡蛋,色泽鲜亮好看,不多不少的一份面也不怕消化不了。


黄少天正要去掰一次性的木筷,被喻文州拍拍手移开了。两份汤面被端进厨房,换了家里的大碗装好,又将夹出来的配菜依次放回碗里,这才重新被放在饭桌上。...


《千山万壑(六)》

Chapter6


“少天,听话。”喻文州抱了一会儿那裹紧的一团,见人始终不肯转过身来,便伸手过去,揉了几把黄少天睡乱的头发。


手心的温度正好,有别于冷气吹进发间,力度也刚刚好,毕竟是个习惯性的动作,连黄少天喜欢被揉几下也是明了于心。


喻文州手上用了点力,强行将黄少天从被子里转向自己,乱发蓬松的脑袋蹭进胸口,感觉到腰上伸过一双手,紧紧地将自己抱住了。


他抬起怀里的脑袋,那双往日里大而明亮的眼睛此刻通红,他心疼地吻在眼皮上,两只眼睛都亲了亲。


“你别……”黄少天沙哑着声音,他想说你别对我这么好...

《千山万壑(五)》

Chapter5


原本也并没有觉得饿,可不知不觉中,却将满满一碗皮蛋瘦肉粥喝完了,黄少天将碗推开一点,抽了纸巾擦拭嘴角。


他的唇舌间还满溢着皮蛋瘦肉粥的咸香气,喝饱之后,身体也比之前松散了些。喻文州伸手摸摸他的前额,又看了看感冒药的说明,“嗯……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看你好像有些低烧,吃感冒药不知道能不能好。”


“能的能的!”黄少天抢过他手里的药片,这个药不是挺好用的吗,他心里不想去医院,又觉得确实没那么严重,喻文州就是喜欢担心。


似乎料到他这个态度,喻文州也没说什么,起身帮他收拾起有些凌乱的物品。黄少天...

《千山万壑(二)》

chapter2


一直好好的忽然被屏蔽,今天重发秒屏蔽。


LOF更新了敏感词吗,请大佬告诉我这个文里哪个词是屏蔽的o(╥﹏╥)o


AO3了解一下,如果打不开,请点proceed。


《千山万壑(四)》

Chapter4


黄少天仰躺在酒店的床上,一个姿势躺久了,发尾蹭在脖颈上有些发痒,他侧过身舒展了一下身子,随手在后颈处抓了抓。


古镇入夜后天空便黑得透了,喧闹时的灯火到底也不是大城市里霓虹漫天的模样,隔了街,连酒吧街的嘈杂声也不可闻。空调在漆黑的房间里发出嗡嗡的声响,持续不断地声音在耳边绕转。


迷迷糊糊间,他觉得自己像是睡着了一会儿,现下倒有些冷,他裹紧了酒店松软的棉被,伸手在床上摸摸,没有摸到遥控器,又不愿意起身,便又斜靠着枕头迷糊了过去。


他脑海里走马灯似的掠过一幕幕旧影,大多是一些日常里琐碎的往事,平...

《牵念 R》

(天劫番外,古风 paro)


夏至后的溪雨河边,潮热的暑气从浅滩边蔓延上来,临河的小路上树影斑驳,被微弱的一点风轻微撩动。


树影摇摇晃晃,那一点风似乎是从河那边卷过来,枝桠发出沙沙的声响,河里头的动静也大了些。


“文州你先放……”一点声音在河水里翻起,水波扩散了几圈,随着哗啦的一声响动,一双光洁的手腕露了出来。


那是一双年轻的手,腕部光滑灵动,像是习武过的样子,修长的指尖沾上些清冽的河水,又顺着高举的手腕滑下一串晶莹。


那双手似乎是抱着什么,光华映在水影里,若望之当觉不甚明晰。过了片刻,一...

《剑与诅咒(中)》

(中)


黄少天听见他如此说,想他或许有什么事,利落地答应了一声:“不用不用,我自己到处转转就行了,跟着人麻烦。”


喻文州从怀里摸出一块玉来,“拿着这个,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如果在前山遇到什么事情,去找方叔就好——和师父一起来看望过你的,还记得吗?”


黄少天接过他递来的玉,对着光看了看,圆形的一枚白玉,中间镂空处是几根翠竹,玉是上好的,但却看不出是什么令的样子。


不过喻文州给的,他还是欢欢喜喜收下来,答一声记得的!便兴奋地出门去了。


白日里和夜色中,蓝溪阁的风光却是差异甚大,夜色里的水波映着山...

《陪你走回风清月朗(下)》

(下)


“这里不方便,上车再说吧。”张新杰推一推眼镜。


黄少天抱着白色的布偶猫,沉默地点点头,几个人走出小巷,路口处已经有人开着房车在等他们。


苏沐橙从里面帮他们打开车门,看到血迹斑斑的白猫和走路一瘸一拐的黄少天,嘴巴下意识张大。


几个人上了车,张新杰取出药箱的工具给白猫清洗了背上焦黑的伤口,一道道爪痕触目惊心,血迹都凝结成黑块,猫爪上也是血糊糊的。


简单包扎之后,白猫还是一动不动,“这里条件有限,这伤口不一般,需尽快回塔里,你的腿也需要仔细拍个片子看看。”张新杰看了一眼沉默地黄少天,“是...

《【全职】【喻黄】高考跟风作文》

心悦君兮


2018上海卷作文题: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 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热死了热死了……麻烦帮我拿一瓶冰可乐和一瓶常温矿泉水,谢谢!”体育课连着课外课,黄少天和班上的同学打了一场痛快的篮球,他中了一个三分球,所在队伍又得了胜利,自然高兴得很。只是炎夏已至,滚烫的阳光打在皮肤上,少年的白色T恤被汗水湿了个透。


他在小卖部买了喝的,咕嘟咕嘟灌下两...

《陪你走回风清月朗(中)》

(中)


八人护卫队中,每个人擅长使用的武器是不一样的。


虽然枪械类是如今最容易一击毙命的,但终究无论如何消音,对有着强大精神感知力的哨兵向导而言,实在太过容易捕捉,在无法确认自身能安全脱身的情况里,枪械类武器并不被过多的使用。


黄少天惯常使用的武器也不是枪,而是一把名唤“冰雨”的短匕。


此时,他背靠着楼梯拐角处的一根大柱子,从上到下计算着距离,突破八人是不太可能了,警报拉响,舞厅的守卫也集中调派过来。情急之下,他的精神体与自身幻形为一,半人高的巨型秋田犬灵巧的穿过八人守卫间腿缝的空隙,嘴里叼着薄薄的冰刃,直...

《陪你走回风清月朗(上)》

(上)


秋日的风裹挟着寒凉,从枯叶的罅隙间透过,肉眼不可见的寒气以一种懒散而又张扬的姿态,斜斜弥散开来,将地上的落叶,又吹得厚了几分。


夜色一点一点褪去,属于白昼的天光逐渐在天际渲染开,城市上方的天空飘洒下微雨,门外的报箱被送报人打开,塞入一卷报纸,自行车叮铃铃向远了。


一只秋田犬在这日复一日的例行声响里,微微眯了眯眼睛。


楼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秋田犬懒洋洋窝在大床上,尾巴在被窝里一扫一扫,直到敏锐的鼻端嗅到了甜蜜的香气。


“别玩了。”门口响起一声微叹,紧接着,穿着白色宽松毛衣的年轻人走上前来,一只手摸进暖烘烘...

《流光 R》

(ABO paro)


临近周末,又逢六一,商圈附近总是人满为患。这种时候的促销活动总是层出不穷,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买一送一,童装区和餐厅围满了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


即便如今已是22XX年,在公共场合抑制自己的信息素已纳入ABO保护法,可毕竟人多,又临晚间,人来人往的环境里到底是会泄露出一些不那么舒适的气味。


每个AO的信息素味道各不相同,但信息素本身好不好闻于路人来说并不重要,令人头疼的是信息素本身附带的作用——也是公共场合要求使用喷雾型抑制剂的原因。


诱导发情。


对AO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天劫 END》

(古风 paro)


是个龙族小殿下和小树精的故事。


我真的不明白哪里敏感。


《剑与诅咒(上)》

(上)


山下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高高的山崖之上,坐落着天下闻名的蓝溪阁。


天光破晓之际,海水向后缓慢退去,波涛拍岸的声音由近向远推移,有少年在这样的声响里,轻轻睁开眼睛。


他着一身洁白的寝衣,睡过一夜之后衣衫依然平整,起身静坐片刻后,他伸手撩起窗边的竹帘,立时便闻扣门的声音。他轻摇床头边的铃铛示意,两个小厮方才进来,伺候他洗漱更衣。


“公子,披上披风再出门罢?”此时春分已过,山上也不过起了微风,小厮却站在门口,欲给公子添衣。少年梳洗已毕,蓝衫及地,墨色长发绾在玉冠里,清隽出尘而立。他闻得言...

《千山万壑(三)》

Chapter3


又逛了一些小店,吃了点宵夜,天空中又散下雨滴,趁着雨势还小,两人连忙回了酒店。


夜已经深了,出景区的时候,人流就已是寥寥,小楼四周也安安静静的,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倒真是应了那句小楼一夜听风雨。


喻文州拿了刻好的印章,在灯光下翻转着细看,黄少天咕嘟咕嘟灌下几口矿泉水,给手机充上电。


“12点了。”黄少天插着插头,背对喻文州说。


“嗯。”喻文州看看自己的手机,“是晚了。”


许久未听见下一句,黄少天转过身来,静静瞧着喻文州。


“看来少天并不

《千山万壑(一)》

Chapter1


他曾梦想过很多次江南。


江南有杏花微雨,江南有美人抚琴,江南有侠客在雨中饮一盏花雕酒,仗剑舞墨赋尽风流。


他到的那一日确也是在雨中。


靠近古镇的火车站并没有大城市里那么多上下的人流,他推着一个小小的拉杆行李箱,跟着指示牌往前面走去。


彼时虽有遗憾事,到底对江南满腔期待,冲散了那一丝半缕并不愿刻意琢磨的情绪。


但还是有一点轻微的紧张,轻到以为可以忽略过去,以为一切都会很快过去。


先是飞机,再转火车,路上辗转大半天,以为到了能和久未见的同学...

《给铃铛铛🔔太太《回南天》的repo (含剧透)》

回南天repo


在写这篇repo之前,特意去百度了一下:回南天(简称回南)是华南地区对一种天气现象的称呼,通常指每年春天时,气温开始回暖而湿度开始回升的现象。


这篇故事正是发生在这样一个有着回南天的地方。


故事之初,失恋的黄少天处在一个情感与学业(生活)都被冲击的时候,他以为感情是让他生而不能的痛,却几乎连悲伤沉醉的时间都没有,被一巴掌拍醒,却又一念成缘,撞进了一个炽热的圈。


你说世界奇不奇妙?偏偏又是喻文州。


久远如隔世眷恋,扑面而来,他的眼为你温柔,他的怀抱为你温热,他满心满眼的星光,都只想给你一个人看。...

© 薄酒清茶/Powered by LOFTER